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黃】晨間小插曲

※和小夥伴 @四個半月大 看完LINE展的腦抽產物,但其實跟LINE的人物沒有任何關係。

※傻白……大概不太甜←

※時間點大概是好久好久以後的同居設定。

※腦洞總是跟不上手速ry

 

  晨曦降臨,透著淺色的天藍窗簾於室內灑落,替米白的地面增添些許湛藍光輝,令人不禁感到有些如夢似幻。

  儘管如此,房間的兩名男主人:輪回戰隊前隊長周澤楷與藍雨前副隊長黃少天卻視若無睹的此刻仍於房內中央雙人床沉沉睡著,相互交纏著的雙臂讓他們於睡夢中並未有過多的移動,僅有被周澤楷緊摟於懷的黃少天偶地發出夢囈,並微乎其微蹭幾下的舉動。

  察覺懷中人的蹭動,周澤楷微蹙眉,更加使力將黃少天緊棝於懷抱,安撫似的以手掌撫弄對方睡得凌亂的褐髮,接著在黃少天無意識地蹭出個舒適的姿勢再次恢復安靜(儘管如此十分不符合他平時的聒噪個性)後鬆開緊蹙的眉頭。

  一切都顯得十分地順其自然,只是他們在共同生活多年後所養成的習慣——或者該說是一種已銘刻於心的反射動作?

 

  率先起床的總會是周澤楷。

  將置於床頭櫃的手機鬧鈴關閉,睜開仍沉重的眼瞼,周澤楷先是緊盯著眼前貼得及近的滿足睡顏一會才盡量以不驚擾懷中人的力道抽離手臂,看著黃少天在自己離開的下一秒即改捲起棉被轉過身去繼續睡眠的姿態微揚嘴角,於對方翹起的髮梢處落下輕如鴻毛的一吻便離開床舖。

  踏入浴室盥洗的腳步仍因方清醒而有些不穩,周澤楷邊打著呵欠邊推開浴室的門,步至洗手台前的腳步停頓,卻有好一陣子僅是盯著鏡前置物架上那成套的盥洗用具發愣。

  前一晚和黃少天開著兩人退役後私下練的小號到榮耀裡和已退役多年卻仍在網遊中興風作浪的葉修、韓文清等老將搶BOSS搶到幾近天亮才闔眼,未超過五小時的睡眠讓周澤楷腦袋呈現當機狀態,連運轉都有些困難。

      半睜眼,伸手胡亂的向前摸索,嘗試拿取牙刷,卻頻頻落空。

      就在周澤楷第五次揮空,準備再一次嘗試時,身旁兀地探出的手準確地拎走了與他淺紫的牙刷並列的碧藍牙刷。

  「周澤楷你連拿個牙刷都拿不到還行不行啊,不要說你才三十出頭就已經反應神經退化了啊。這樣要我這老你好幾歲的人做何感想!」

  「……黃少?」剛剛不是還在睡嗎?總算得以對焦的目光瞥向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側的黃少天,內心滿是困惑。

  於周澤楷的腦袋仍在緩慢的運轉,試圖思索方才還在熟睡的人怎麼突然就神采奕奕的出沒在自己身旁的同時,黃少天早已打開水龍頭沾濕了牙刷刷頭,擠上牙膏,迅速地開始刷著牙,回答周澤楷的話語因為口中滿溢的泡沫而顯得有些含糊不清。

  「還不是你起床前動作那麼多,被你這樣弄幾下本來想要繼續睡都睡不著啦!還不如起來吃個早餐等等繼續上榮耀跟葉修他們搶B比較划算。」

  「……嗯、陪你。」

  想著黃少天每次在和葉修等人爭奪BOSS時那精神抖擻、卻又隨時因為老將們突如其來的小手段或技術走位而在顯示器前炸毛、嚷嚷著不會再讓他們輕易得逞的模樣,周澤楷不禁揚起抹滿足的淺笑。

  而黃少天的出現更是讓周澤楷本有些渾沌的腦袋頓時清醒了不少,終於順利拿到牙刷後即與黃少天並肩佇立於洗手台前開始進行著與對方速度不一卻相同的動作,耳邊不時地傳來黃少天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更替早晨增添不少朝氣。

  

  先周澤楷一步完成盥洗工作的黃少天自鏡內瞧著對方睡醒後總會四翹的黑髮,絲毫不掩飾的大笑出聲,抬手就是毫不留情的一壓,彷彿沒有將其壓平就不罷休。

  正以清水沖洗著臉的周澤楷被黃少天如此壓下,被逼著嗆了口水,平緩氣息後抬頭便一把攥緊黃少天的手腕將人帶入懷中,接著便是個氣勢上不容拒絕卻僅是碰到為止的輕吻。

  無論親吻的深淺,他們總習於在唇瓣分別之際以額相抵,感受著對方的體溫以及交融的炙熱氣息。

  但,今天卻有些相異。

  近距離地盯著黃少天微蹙的眉頭、以及他撫著下顎若有所思的模樣,周澤楷不解的眨眼,想著方才他是否做了什麼激怒對方的行為。

  「欸周澤楷……」

  「嗯。」仍舊摟在對方腰際的手被收緊後又鬆開,顯得有些緊張。

  「你是否好幾天沒刮鬍子了?剛才都被磨到啦。」微墊腳尖,黃少天專注地端詳著對方那有著不甚明顯的淡青鬍渣的下巴。

  「……好像?」

  由於正處夏休期期間,因此儘管是退役後仍在各自戰隊後勤部門工作的兩人也得以在繁忙的工作中得以排休數天。放假期間周澤楷除與黃少天出門吃飯、在住家附近四處閒晃,便就幾乎是待在家中打遊戲、看電影,偶爾在情動下有更進一步的肌膚相親舉動。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與最親密的人共處,也難怪兩人不經意地忘卻要留意自己的外表儀容了。

  「嘖嘖,你這樣不行啊。雖然退役,你好歹還是聯盟想到就會推出來秀一下的顏面啊!還是得多注意注意知道不,否則那些成天喊著男神娶我的妹子們豈不是會心碎滿地?」

  一如往常地在接收黃少天連續不停滯的話語後輕笑,周澤楷就勢將額枕上懷中人的肩頭,低語。

  「有你。」

  被妹子們嫌棄沒關係,有你就好。

  處了許多年早已將周澤楷語鍛鍊到與江波濤同等級的黃少天在明瞭對方那不開口則矣、一開口就噁心肉麻至極的話後僅是咂嘴,輕推埋在自己頸邊的頭頂,周澤楷剛洗完臉仍有些濕溽的肌膚及額髮搔得他有些癢。

  「真不曉得這些話你去哪學的……這樣唄,今天難得心情不錯,本劍聖就來替你效勞吧!」

  話方出口,黃少天即立刻見周澤楷抬頭、滿臉的不敢置信。

  「我說你這啥臉啊!當初瀚文剛開始長鬍子時可是我教他的呢。」不服氣地以指尖輕戳眼前人的臉頰,接著毫不意外地得到前聯盟男神一道毫不遮掩的微笑。

  「好。」

 

  就著方洗完而仍濕潤的下顎,黃少天伸手自一旁櫥櫃取出已被他們遺忘數天的刮鬍泡,輕搖數下後均勻地塗抹至周澤楷的下巴,隨後拾起刮鬍刀,先是順向將已冒出頭的鬍渣剔除,接著才轉為反向、速度明顯漸緩許多的徹底去除鬍渣的根部。

  黃少天的手法很熟練,迅速但卻不留任何一絲破綻。一如他在榮耀賽場上只要逮到機會便會瞬間發揮所有氣力顛覆賽局,不留給對手任何一絲喘息機會的那股銳利卻又心細至極的氣勢。

  俯瞰的視角讓周澤楷恰巧能將黃少天專注的神情一覽眼底:隨著視線移動而微搧的睫毛,不時地挑眉卻又在下一刻轉為得意的神情,以恰到好處的力道固定住周澤楷下巴的手掌隨著刀片的動作而不時的改變位置,在沁涼的刮鬍泡中稍來陣陣暖源,刀片觸著肌膚的部分因為黃少天調整恰當的角度而讓他感到有些搔癢卻不會刺痛。

  全程盯著黃少天的動作,周澤楷被刮鬍泡所掩沒的嘴角不禁揚起抹略顯燦爛的笑容,此刻他格外地慶幸對方無法探查到自己的笑,否則必定再引來段要他不要隨便亂笑的長篇大論(雖然他也不排斥就是)。

  無法說話,周澤楷僅能將黃少天拉近些,果不其然的被對方上揚的視角給猛瞪了下。

  「不要一直貼上來這樣我怎麼動作啊!去去、差不多了你先去把刮鬍泡沖掉。」輕推周澤楷以拉出些距離,看著對方帶著笑意的眼底黃少天不難猜出他目前被刮鬍泡遮掩住大半面積的臉上到底帶了什麼樣的表情。

  待周澤楷沖洗完畢,本還嚷嚷著要他退開些的黃少天主動的貼上前,滿足地撫著周澤楷那已回歸一片白皙光滑的下巴,滿意地哼哼兩聲,眼尾滿是張揚的色彩。

  「如何,手藝不錯吧!」

  「嗯、……舒服。」

  就著對方貼上來的姿態再次於他的唇上偷了個吻,周澤楷盯著在一秒就要炸毛的人,伸手握住黃少天垂在身旁仍握著刮鬍刀的手掌,另一手則輕撫摸著他那同樣有著淺薄鬍渣的下顎。

  「幫你?」

  「欸周澤楷你行嗎?不過剛好手也有點痠了這次就讓你來吧,我說技術可別比我還差啊!」

  周澤楷看著黃少天在將刮鬍刀交給自己後即闔上那雙神采飛揚的雙眼,一副放心將後續動作交待給自己的模樣,內心的衝動來不及遭理智所阻擋,攥緊了手中的刮鬍刀,周澤楷決定在替對方刮鬍子前再來個滿足自己心裡渴求的親吻。

  

  至於衝動行事後會得到黃少天如何的反抗駁斥,那就暫時地被周澤楷拋諸腦後了──畢竟相較於總是捉到時機點才行事的黃少天,他所崇尚的是以行動取代一切言語嘛。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