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葉方】單向禁行(二)

※自砲友開始的一切,慎。

※十一賽季私設有。

※繼續言情小說Mode。(o)

※我慢慢的碼、所以他們的感情也慢慢來.......←

※前排繼續帶一下小夥伴,與 @四個半月大 的交換點文。




  02

  待方銳自睡夢中醒來已是傍晚時分。

  本仍昏沉不已的腦袋由於藥物以及睡眠已減緩了許多,儘管仍有些沉重感卻已不影響思考及行動。

  思緒終清晰些的腦袋率先接受到的訊息是自鼻腔不止竄入的食物香氣。

  以肘撐起身,偏頭便見床頭矮櫃上除原有的藥劑以及水杯外還多了碗仍蒸著熱氣的白粥,顯然是方置下沒多久。

  掀被緩慢地移動至床緣,將白粥端起,於此同時瞥見了壓於一旁的紙條,上頭略為潦草的字跡與寫字者平時在榮耀以外的事即隨興而為的個性如出一轍。

  請老闆娘煮的,起來吃點。

  「嘖,耍什麼帥,一點都不合適。」咂嘴,但捧起碗飲下粥時方銳的嘴角卻掛著再明顯不過的角度。

  但,儘管口腔、食道與胃皆因仍溫熱的粥而感到有股暖流順道而下,但在昏睡前葉修那句他未能聽清的話語卻仍縈繞著,直至方銳將整碗粥都吃完了都無法將其抹散。

  搔弄下頭髮,方銳毅然決然地決定暫時地將其拋之腦後。

  既然弄不清,就只能順其自然的待那片遮蓋住一切的霧霾散開的那一刻。一直鑽牛角尖並非他一如往常的風格。

 

  拿著空碗推開訓練室的門,方銳剛踏進去即得到在場所有人的關注,在陳果皺著眉湊上前詢問自己是否好些時擺了擺手表示已經恢復元氣,接著在她一副狐疑的神情下環視了周遭,意外的未見到那總是慵懶卻嘲諷的身影。

  「在找葉修?」

  身側自文件中昂首的蘇沐橙看著四處張望的方銳,嘴角綻開微笑問道。

  「啊?蘇妹子妳在胡說啥呢。」

  「葉修他說要你待著、他跟老魏去場館了。」

  「是哦、看不出老葉那傢伙還挺體恤病人的嘛。」

  手中捧著的碗仍沉甸甸的,儘管烹煮的人並非葉修,但凡想到最初查覺到自己異狀的是他,方銳總感有哪裡不太對勁。

  一如當初他憑藉著自己在藍雨訓練營是以氣功師出身的一點便主動地邀約自己到興欣,藉著在比賽中的跌撞漸漸將自己原本玩盜賊的猥瑣流在氣功師這職業上同樣的運用自如,最終封神……葉修總能夠在小細節上找出能夠牽連整個環節的關鍵,而後得到他所冀望的答案和結果。

  雖然表面看起來不可靠,但在關鍵時刻,卻又總是少不了他,並且總會成為穩固人心的中間力量。葉修就是這樣的人。

  「啊不過、」宛若突然想起什麼,蘇沐橙在方銳打算再次邁開腳步將碗拿至廚房處時開口。

  「什麼?」

  「葉修走以前要我跟你說『如果方銳大大起床的話,我還沒處理完的文件就麻煩他了。』」

  「文、件?」

  頓時有些不安,方銳順著蘇沐橙的目光往一旁葉修的座位看去,在視線範圍內出現疊幾乎完全沒有動過、上頭仍然空白一片的文件。

  想到葉修難得自請外出為的就是要逃離這精密腦袋活時臉上可能帶著的張揚神情,方銳不禁微抽嘴角。

  操,葉修你這傢伙、還我剛才的感動!

 

  ※

 

  穿梭在蕭山體育館再熟悉不過的通道,凡葉修與魏琛行經之處必殘留陣混濁的煙霧,沒有小年輕們跟著,兩人便也肆無忌憚地盡情享受著在平時由於聯盟規定而禁菸的體育館裡吞雲吐霧的快感。

   穿過狹小且漫長的比賽通道,兩人最終駐足於比賽時所使用的場地,由於未點上任何一絲燈光,因此無論是比賽席抑或是觀眾席都顯得有些孤寂,絲毫無法與平時有比賽舉辦時的熱鬧喧騰以及無盡的加油歡呼聲相做聯想。

  此刻佇立在賽場中央的葉修與魏琛在場地的空曠廣大下也顯得極度渺小。

  「平常還真不覺得這場館這麼大啊。」

  「這麼多愁善感這還真不是老魏你的風格啊。」一屁股即坐在了比賽台旁,葉修望著魏琛在隨處晃晃後果斷返回隨意坐落於自己身旁的身影,不住地開口。

  「老葉你閉嘴。」再抽口菸,接著斂起目光瞥向葉修,「說吧,找我出來的原因?說要勘查場地是唬老闆娘的吧,興欣裡面除了蘇沐橙那妹子誰比你更熟這體育館。」

  語畢,魏琛即聞耳邊傳來榮耀教科書儘管是在窮途末路時都許少見的咂嘴聲。

  哪個傢伙有能耐讓這貨變這樣啊。魏琛儘管未明言,卻也明瞭這似乎並非他能夠深入探討的事。

  「其實也沒啥事,只是覺得人有了年紀後,有些事情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很順利的釐清思緒罷。」

  葉修扭頭望向身後的比賽台,少去了全席投影的中央舞台就僅是一座不起眼的平台,但凡闔上眼,卻總能夠在腦海中浮現各形各色的遊戲角色手持武器以各種絢爛華麗的招式互相交鋒為的就是取得最終榮耀的畫面。

  比起釐清自許久以前就在腦子深處揪成一團無法解開的困惑與糾結,葉修深覺打榮耀真是再簡單不過的一件事,至少在打榮耀這件事情上他可以順從自己的想法及欲求。

  「說我多愁善感,我看你是在說自己吧。嘖嘖、老夫還以為你會就這樣一生跟榮耀女神結為連理呢,沒想到現在也開始有想談戀愛的心情了?」

  「說啥戀愛呢……老魏你先擔心自己唄,年過三十還孤苦無依的。」叼著菸的嘴角扯起抹一如往常的嘲諷笑容,看得魏琛一秒想將方才還在替對方操心的情緒徹底揉成團垃圾拋到場館一角的垃圾桶裡。

  「我還不需要你來擔心,至少在遊戲裡帶的團裡我還頗有人氣的。」

  「漢子?」

  「妹子好嘛、妹子。」

  持續地與魏琛互噴,但葉修卻也不禁開始重拾一直遭到他刻意放置處理的思緒。

  在談感情上,葉修是極其缺乏經驗的。至幼於家中與雙胞胎兄弟一同接受家庭為使他們成為接班人而排的緊密課程,壓得他與葉秋根本沒有時間思考談戀愛這檔事;離家後和蘇沐秋、蘇沐橙兩兄妹共同生活時光是要維持基本生計即已耗費了所有精力,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們或許偶爾會提起相關話題,但他們從來都不曾實際地採取行動;之後便是進入嘉世,開始了長達十幾年的榮耀職業人生……說實在的葉修還真覺自己會像方才魏琛所說的一輩子與榮耀相伴下去也說不定。

  葉修其實是明白的,與方銳發生初次肉體關係的那個夜晚,僅是沾了半杯酒的他儘管有些迷茫但神智卻清楚的很。因此,在喝得醉茫茫的方銳湊上前親吻自己時,他理應是推得開的。

  但他沒有。

  這代表著什麼他是再清楚不過的,興許是他早就在內心裡期盼著類似的事情發生,所以在渴望真正浮現在眼前時,他才會遺忘了一切的堅持與理智,選擇與慾望同流。

  在那之後一次又一次的接觸中,其實只要其中一方喊停,一切的親密便會就此結束。

  肌膚的接觸對他倆而言既是冀望也是默許。但葉修抓不著方銳縹緲無邊的心思;同樣的,方銳也對葉修隱瞞至深的情緒一無所知。於是,誰也沒有說破、誰也沒有再進一步的試探。

        自口袋拿出已空了的菸盒,葉修隨手將菸頭掐於上頭,盯著冉冉白煙隨著火苗熄滅而逐漸消散,腦中始終迴響著的那句自己數小時前在方銳房裡落下的話語也漸漸地變得虛渺。

  ──「吶、你說咱們再這樣繼續下去行嗎?」

  此時此刻葉修格外的慶幸當時方銳未將自己的話聽完便沉沉睡去,如此他便不必提早面對那他逃避段時間的感情。

       「老魏,走唄。」

  「這就走了?」

  「菸沒了去補些,沐橙也要我幫她捎些零嘴。」做為傳話給方銳的犒賞。

 

  03

  葉修與魏琛返回上林苑時,他們有些詫異的發覺重人此刻都已拋下手中的工作,不是自己佔據一台電腦,便是好幾人湊在一個顯示器前,專注且興奮的查看著什麼。

  「在看啥呢?」將蘇沐橙託買的零嘴暫置於電腦桌旁,葉修隨意地挑了最靠近他的一台電腦──方銳的,便湊上前觀看。

 

  眾人正興沖沖瀏覽著的是榮耀官方方更新不久的首頁,與平常看習慣的樸素頁面不同,此刻的頁面背景被一片黑所籠罩,平時總跑著遊戲維修時間與最新消息的跑馬燈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張隨著時間更替的選手照片及簡介。

  待二十四名入選全明星陣容的選手依照名次陸續出現,網頁便自動跳成為全明星日而特別設立的頁面,頁面的最上方以顯眼的銀白字體寫著此次全明星日的中心主軸「新生」。

  決定此主題時,興欣基本上是全員無異議通過。

  畢竟,戰隊中除卻蘇沐橙、方銳與喬一帆,興欣內的大多數人之於榮耀職業賽場都仍是再稚嫩不過的新人,儘管經歷了第十賽季的磨練、切磋與挫敗,他們在許多危急情況下的反應都依舊太過生疏,要如何在少去身為戰術與精神中心的葉修的狀態於強者如林的職業賽場上一步一步向上爬,這便是他們在新一賽季必須習得的──第十賽季起,興欣即不斷的面臨要如何在既有的狀態下茁壯並且有嶄新的風貌,「新生」一詞即便到了第十一賽季對他們都仍是再貼切不過的形容詞。

  再者,於第十賽季起,聯盟中許多的隊伍也紛紛的開始將新生代選手們做為戰術中心之一,甚至是為將來能做為接替諸多老將們的接班人做準備,在榮耀職業聯賽邁離十載的同時,嶄新的風貌也開始席捲整個榮耀職業圈。

        對所有戰隊來說,第十一賽季都是個新蛻變的開始,是所有新人開始展現他們茁壯成長成果的時刻。

 

        在場所有人雖然都非頭一次見到全明星日的官網,但所有人都仍像是個碰見新玩具的孩子般,不是開心的點擊著自己喜歡選手的頭像及簡介就是湊近頭亦是興奮亦是認真的討論著這次的陣容會擦出什麼樣的新火花──儘管他們早就對名單瞭若指掌。

        而身側,儘管是早已入選全名星行列有多次經驗的方銳也同樣不斷地以指標點擊著各選手的頭像,最終點開自己的介紹後便看著前些日子拍的宣傳照便陷入沉思、也或許僅是看得出神。

  畢竟也睽違了一年。

  見對方顯然自始至終皆因太過專注而並未發覺自己的存在,葉修湊上前,凝望著方銳有些呆愣的側臉,開口。

  「終於回歸全明星行列很開心唄,方銳大大。」

  「嗯啊、……臥槽,葉修你啥時出現的!」反射性地對來者的話語做出反應後才驚覺葉修就在距自己不到數公分的位置,方銳倏地收回臉上顯然過分沉浸的酣喜神情,握在鼠標上的手一滑便關掉了自己的頭像,開成了在頁面右上角的韓文清,霎時間一張眉頭深鎖的嚴厲臉龐便充斥整個瀏覽器頁面。

  「多大仇啊這,還把老韓開出來。」

  葉修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地便伸手覆上方銳握著鼠標的手掌,熟稔地一移便將身為他十多年宿敵的韓文清的頭像關掉,頁面又再一次回歸於二十四名全明星選手整齊排列的照片頁面。

  「還不是你沒事突然冒出來。」

  葉修覆蓋住自身手掌的手在關去韓文清的相片後邊立即移開,未做任何留戀,僅是那在外頭走動許久而高上許多的體溫仍然殘留在方銳因待冷氣房而冰涼許多的肌膚上,好一段時間都無法消去。

  「這不是因為你看著自己的照片傻笑沒發現嗎?」

  「誰看著自己的照片傻笑!」

  「呵呵、……看來精神還不錯嘛。」

  突然轉的正經的對話讓方銳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微張著嘴顯得有些呆愣好笑。

  不提沒事,一被提起,數小時前兩人在房內的互動與對話便又歷歷在目了起來。

  「睡一覺好些了、謝啦。」輕搔了下後頸,輕抿唇,最後兩字看似豁達的出口,但卻又帶著些許的躊躇。

  「不來點謝禮嗎?」

  宛若絲毫不在意四周都仍是其他興奮至極盯著螢幕討論著的隊友,葉修又朝著方銳的方向湊近了些,兩人的距離此刻僅要一方再向前挪動些即可吻住對方的唇瓣。

  但誰也沒有先動,只是維持著如此微妙的距離,身旁許多的聲響彷彿瞬間被關成了靜音,沉靜到僅能聽聞兩人的呼吸聲。

  「葉修大大怎麼能這樣說呢?謝禮什麼的……」刻意地再向前移動了些,說話時的氣息噴灑在葉修的唇上,「昨晚不是給了嗎?」

  趁著葉修因為自己的話明顯的一愣,方銳得逞式的揚起抹得意的笑容,接著向後滾動椅子,一舉拉開兩人的距離,時機巧妙的讓平時在遊戲裡反應速度極快的葉修都來不及反應過來。

  「開玩笑的,之後再給你帶包菸唄。」嘴角微勾,方銳滿足地在難得將了葉修一軍後於言語中流露著明顯的笑意。

  「嘖嘖,這樣可不厚道啊。」

  「給一包煙已經夠多了好嗎?」

  「是、方銳大大說得對。」

  沒想過自己會迷惘於對方在現實實行的猥瑣流,葉修隨手拉來張空椅坐下,看著又再一次滑動椅子回到電腦前的方銳無奈地擺頭。

  但,他不能否認的是,他的確在那一瞬被方銳的突然貼近搞得有些心神不寧,甚至起了想一把拉過對方覆上那緩慢地吐露著宛若勾引似話語的唇瓣,肆意地奪取屬於對方的溫暖。

  不過,看到對方表面上看似鎮定,但此刻顯露於自己面前的耳側卻仍殘留著些許紅潤,顯然是對於方才舉動感到不自在的模樣,葉修便也感覺內心充實多了──就好像抱持著會讓心情沉甸且複雜情愫的不只有他一人。

  至於真相究竟如何……決意順其自然便不再多做煩惱,葉修移開目光轉回自己眼前的電腦顯示器,點開正因榮耀官方首頁更新而炸起討論風潮的職業選手QQ群,看著黃少天在裡頭以長篇大論讚揚著自己與藍雨其他入選選手們,不一會兒即勾起極大仇恨並扯起一長條排隊駁斥他的隊伍,葉修便也斂起方才的心思,拉過眼前的鍵盤,毫不猶豫地順應著民意加入嘲諷黃少天的行列。

  看著早他些許時間回覆群組而顯示於自己前一個的方銳,葉修神差鬼使地盯著兩人上下並列著的姓名,但那僅是數秒間的事,不一會,他們兩的顯示名稱便迅速的便遭傾巢而出的職業選手以及黃少天大爆手速欲替自己表達清白的言論所洗掉。

  難得的姓名並排僅是曇花一現,就有如他們之間的情愫總是在微冒出頭的一刻即遭他們不知有意或無意的埋藏入內心深處,等待著哪天能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9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