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葉周】戀愛症候群


  ※CWT-T12無料。

  ※LovelessPARO,但其實只有用到耳朵跟尾巴的設定ry。

  ※老師葉x高三周,年齡操作有。

  ※感謝 @四個半月大陪我練蕭崴才有了這篇TT

 

 

  江波濤最近有一個困擾。

  不知從幾何時,他發現他已經無法透過自家班長周澤楷的一言一行解析出寡言的對方想表達的意思了,有好幾度,透過直覺猜測的孫翔或杜明等人甚至能比他還要快猜測到周澤楷所想表達的事情。慘遭數度滑鐵盧的他看著言行舉止都一如往常的周澤楷,他僅能無奈嘆息,盡他所能的繼續輔佐少話的班長處理班上事務。

  另外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平常交際活動並不多幾乎都是早早回宿舍休憩的周澤楷近期有逐漸晚歸的趨勢。有好幾個晚上都是踩著最後底線微喘地踏入宿舍大門,甚至還有一次當整寢都在門禁時間後在宿舍內慌張地找著他們的寢室長時,他才接到了周澤楷姍姍來遲的電話,麻煩他向舍監申請外宿。

  太不正常了。

  盯著坐於自己前方垂首專心記著筆記的周澤楷的後腦杓,江波濤嘆下這個學期不知道第幾次的氣。

 

  「嘿,周澤楷,晚上要不要來PK把?」

  甫放學,還未將課本收到書包中,孫翔便興沖沖地自教室的另一角衝至正收拾著書包的周澤楷身旁,頗有種若他說不就不放他離開的氣勢,身後尾巴還隨著他愉悅的情緒一擺一擺地,看來是對於自己終於成功阻攔到周澤楷這點感到十分驕傲。

  然而,相較於情緒過分高漲的孫翔,正緩慢地收拾著書包的周澤楷顯得平靜許多,僅是在聞言後仰頭望向興致高昂地對方,接著在將鉛筆盒放回書包扣上扣環的同時開口。

  「晚上有事。」

  周澤楷話一出,陸陸續續聚到桌邊的方明華等人瞬間目擊到孫翔嘴角邊那高揚的弧度滑落與他那金棕色尾巴倏地停止擺動的一瞬間。

  那一刻,儘管當事人什麼都沒有開口,但圍在周遭的人都能清楚地夠嗅到自孫翔身上流洩而出的怨氣,若非杜明提早察覺到孫翔的意圖提早揪住他的後領,此刻身為(默認的)校草的周澤楷臉上恐怕早已出現孫翔在忍耐不住之下所衝動揍上的紅痕了,至於他因為過於氣憤而胡亂揮舞著的雙臂也被周澤楷熟練地躲開、僅是從他的耳朵上方數釐米位置掃過。

  「小周,今晚依舊晚歸?」

  背上背包,江波濤先去安撫下孫翔那因被拒絕多次而過於激動的情緒,隨後才轉身背對也已收拾好隨身物品、準備先行離開的自家班長。

  「門禁前回去。」

  「好,路上小心。」

  目送周澤楷起身後離開教室,江波濤凝望著他隱沒在教室門扉後的身影,耳邊孫翔與杜明的爭執聲以及方明華的勸聲依舊充斥於耳邊,但他的心思卻遭另一件突然漾上心頭的事所覆蓋。

  小周的尾巴?

  先前並未察覺到異狀的江波濤由於方才有孫翔那隨著情緒波動而改變律動頻率的尾巴做為對照,他便驚覺他之所以近期都無法辨認從周澤楷的言行舉止來判斷他的本意的原因所在:周澤楷身後那本會隨著說話者情緒而改變擺動方式的黑亮貓尾,在江波濤不知不覺之間已失去了它的功能,僅是隨著主人移動的動作而有所改變罷了。

  該不會……

  並未刻意留意時還不覺得有那裡不對勁,但凡意識到,江波濤總覺得他好像發現一個讓他光想像就會全身打顫的秘密,那便是──周澤楷的貓耳與尾巴其實已經因為經歷過性行為而消逝。

  然而,如此的臆測方湧現,江波濤便不禁噗嗤地一聲笑了出來,想著自己根本是想像力太旺盛才會有這樣的想法,擺擺頭將此猜測拋諸腦後,伸手壓上孫翔因憤慨而毛髮亂翹著的耳朵,轉頭向安撫積怨已久的孫翔到一半便因那任務實在太過艱難而舉雙手投降的方明華(在朋友圈中最早交女朋友的他早在高二時就已消去耳朵與尾巴)以及仍然圍在桌邊的人們提議著等會回宿舍乾脆大家都和孫翔來上一回合對戰,得到眾人好評以及孫翔儘管不服氣卻仍贊同的低哼後領著一夥人準備離開校舍。

 

  ***

  

  將有些滑落肩頭的書包背帶調正,周澤楷邊自口袋掏出鑰匙邊撫摸了下頭頂處的貓耳,與自幼習慣的毛絨不太相同的人工毛觸感讓他僅是將毛梳順後離手,熟練的將鑰匙插入孔隙,旋轉。

  推開有些厚重的門扉,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的玄關與客廳,全屋唯一的人工光源是自書房門縫透出的微弱光線,倒映於走廊另一側的牆面。夕陽撒落於無人在的客廳與開放式廚房,讓人能約略地窺探到隨意掛於沙發的西裝外套與領帶以及廚房水槽中尚未清洗的碗盤──再再顯示著屋主於生活細節上並未太過留心的率性性格。

  踏入屋內並未先行轉往書房方向,脫下皮鞋並整齊地將其擺放於玄關的周澤楷逕直地走往客廳,將背包暫時地放置於沙發上,脫下直挺的西裝外套、微拉開禁錮著脖頸的靛藍領帶並將襯衫袖子向上捲起後便開始收拾著同時還於茶几上散落著報紙與書籍雜誌的客廳。

  

  冬季的夜幕總來臨的較早,踏入屋內時仍灑落著橘紅色暮靄的客廳不一會兒即逐漸地遭加深的黑暗所籠罩,並自微敞的落地窗出拂入冬夜裡的寒風,一下又一下地帶動著窗簾拍打著玻璃與牆面,替寂靜的室內增添了些許聲響。

  將最後一個瀝乾水的碗置入烘碗機中,周澤楷隨意地將仍有些濕的手以褲子兩側的布料抹去,絲毫不在乎在上頭留下水漬。方想轉身到書房叫下大概是又沉迷於網絡遊戲而不知道該離開的屋主,但旋身動作方做到一半即遭自後方壓上的重量所阻饒,還可聞到一股淺薄的菸草味。

  「今天不用補習?」

  「嗯。老師,重。」

  儘管出聲抗議,但周澤楷卻未有欲掙出對方懷抱的任何反抗動作,僅是任由身後那名在學校是被大多數學生(除了某些將他視為眼中釘的學生,如孫翔)稱之為理科之神但在家裡卻只是個只會成天盯著電腦打線上遊戲的遊戲宅的男人──葉修將他作為直立式靠墊倚著。

  然而,葉修卻未對他的言辭做出任何反應,僅是在一邊撫弄他頭上的耳朵並糾起尾巴端詳著一邊若有所思地發表感想。

  「這次的材質是否沒有上次那個那麼好?」

  「趕。」

  趕著要所以先買了便宜的頂著用。儘管葉修並未能夠準確的分析周澤楷每句言簡意賅的話語中所含有的意思,但卻也能夠明瞭大部分的語句。

  「不會被發現?」

  「……小江。」

  方才離開教室時緊追隨著自己身後的視線周澤楷並未忽略,想著自己那總是特別容易洞悉周遭事物變化的摯友若是在相隔那麼長一段時間還未察覺任何異狀,那麼會感到詭譎的或許就換成周澤楷本身了吧。

  「那孩子總是特別敏銳,別再介意了唄,明天陪你去買個?」

  說著話的同時也替懷中人卸下貓耳與貓尾,隨手順下他因此有些凌亂的黑髮,凝望著髮旋那因長時間戴著假耳朵而被壓得有些塌的頭髮,葉修於該處以下顎頂上,俯視著因為從背後被攬入懷中而只能有些困難地仰望自己的小戀人,那平常總是平和的深邃黑眸此刻正微瞇著,像在控訴著會造成如此情況的兇手還敢如此悠哉地說著風涼話似的。

  「別這樣看我啊、你也是可以別戴的,看看你們班上的方明華。」

  「對老師,影響不好。」

  周澤楷過於認真的口吻以及那始終以老師作為稱呼的習慣讓葉修不禁輕笑,就著仍拿著耳朵與尾巴的手將周澤楷更加地往懷中揣入,微俯首以唇摩娑著對方以有些過長的髮絲遮蓋住的耳。

  「不戴的話讓哥宣示下主權也不錯不是?」

  吻逐漸下移,吻上對方裸露的脖頸,另一支空出的手掌則緩慢地將周澤楷整齊紮於褲頭的襯衫拉出,不安分的撫過腰間細緻且敏感的肌膚,並趁著對方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之時扯開皮帶,無論是寫板書或是移動滑鼠敲鍵盤時都被稱為漂亮且骨節分明的手指靈巧地朝著懷中青年一遭撩撥即熱度增加的部位探去。

  「葉修!」

  儘管有些無力,但周澤楷仍堅定地一把拍掉對方已拉開自己西裝褲拉鍊、竄入其中作亂的手掌,然而耳際那抹因身後少去尾巴做阻隔而能清楚地感受到葉修那緊密貼合著自己臀部的腫脹所染上的紅潤卻無法欺瞞他因對方的逗弄而有所反應的事實。

 

  「終於肯叫名字啦。」

 

  驚覺自己又再一次被眼前一派悠哉的男人所戲弄,內心溢著不甘心的周澤楷微瞇眼,轉身一把搶過被葉修強行卸下的耳朵與尾巴,迅速地戴回後前傾身子,強硬地勾下高上他數公分的葉修的脖頸,唇瓣停留在再稍微往前便能貼合的距離,說話時的氣息盡能噴灑於對方的雙唇之上,同時伸出有些顫抖卻沒有任何猶豫的手掌附上對方的下身。

  「幫你?」

  俯視著對方此刻有著耳朵與尾巴貼近自己的模樣讓葉修不禁憶及數個月前兩人在周澤楷半主動的親近之下所產生的親密行為,當晚對方那副青澀卻仍堅定地不放手的模樣仍銘刻於葉修的腦海中。想著,他不禁伸手撫摸對方頭頂與耳朵相連接的部分,果不其然的引起周澤楷的一陣輕顫。

  雖然沒了耳朵,但是敏感的地方還是沒啥變嘛。

  「那就麻煩你了,別像第一次一樣半途而廢嘿。」

  回應他的是對方一個不曉得是為掩羞抑或是為報復先前的戲弄而加重手上力道並讓葉修不禁皺起眉於嘴邊流淌出吃痛聲的一個按壓,以及周澤楷在得手後於嘴角高高揚起的一抹淺薄但搭著那張介於成熟與稚氣之間的帥氣臉卻顯得殺傷力十足的笑容。

  「呵。」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