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01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慢慢談戀愛。

 

 

  01

  周澤楷與方銳的初次接觸是在榮耀職業聯賽第五賽季常規賽第六輪呼嘯主場對上輪迴當日。

  彼時方當上隊長並拿到一槍穿雲帳號卡的周澤楷尚未藉著強勢亮眼的場上表現榮獲槍王稱號而方銳也未因操縱鼠標的神速精準得到黃金右手的讚揚。之於榮耀賽場他們都仍是再生嫩不過的新人,能夠因為坐上操縱臺亢奮至操縱著鼠標與鍵盤的雙手出汗也能因一個再小不過的失誤而懊悔莫及。

  實力差距於當時並不算太大的兩隊儘管身為隊長的周澤楷個人發揮極佳,但僅於夏休期最後數周進行由周澤楷所操縱的一槍穿雲作為核心的短暫練習的團隊仍未比核心戰術未有大更動的呼嘯來有默契,最終仍由佔據主場優勢的呼嘯以六比四拔得頭籌。

 

  賽後,身為新秀的方銳與周澤楷與隊上前輩們於比賽台前列隊,兩張在榮耀賽場上都仍顯得青澀萬分的臉龐相對,交握著的手掌都仍透著微微熱度,那是他們在賽場上使盡全力後所殘留的證明。

  在此之前僅是透過五期群裡偶爾的寒暄與交談了解對方的兩人終於在比賽場上瞥見對方與網絡上相異的一面:平時在群中不太冒泡、就算發言也極為簡短的周澤楷操縱起神槍手意外的強勢,操縱著雙槍讓對手毫無喘息的機會,那宛若無止盡自槍口流洩的子彈槍槍命中要害之處,輕易地打斷對手的攻勢且進一步地在剛開局即取得場上的主導權並替輪迴取得第一勝;反之,平常在五期群中總是能夠掌握話題中心並成為主導者的方銳操縱起盜賊在場上幾乎難被人察覺,總會被他那簡直可稱之猥瑣的手段在暗處陰一把仍不自知,他的行為也總讓人無法猜透,看似要攻擊卻往往僅是虛幌一招,敵手反倒會因防禦或是反擊而稱了方銳的如意算盤,令對手感到煩躁而自亂陣腳的周旋讓他替呼嘯奪得個人賽的唯一一分。

  「周澤楷你剛才在場上那波爆發真夠炫的。」高揚著嘴角,方銳直挺挺地望入周澤楷深邃的眼中,帶著十足的誠意。

  「……謝謝。」

  「是說你是隊長吧?這麼少話不會被欺負嗎?」

  「不會。」

  聞言方銳邊說著「真是跟在群裡一樣惜字如金啊,長這麼帥真可惜!」邊拍著周澤楷的肩,頗有種他們非初次見面而是相識許久的錯覺。

  方銳那不知是褒抑或是貶的發言讓周澤楷困窘的只能微笑,但方才對方拍肩的動作卻未讓他感到有任何一絲唐突及不妥,倒不如說方銳如此無隔閡的互動模式更能夠讓他徹底的放鬆。

  年齡相仿的青少年們儘管兩人性格在線上線下都極其相異、交流互動在比賽前也僅限於網絡上也能輕易地打成一片,一個點頭一句話都能夠讓他們足以對對方有更進一步的理解與認知。

 

  比賽結束後雙方隊伍的握手致意在整個賽程中僅是個再短暫不過的流程。在聯盟人員催促著要舉辦賽後記者會的聲音中,落在隊伍最尾端的周澤楷和方銳便分別跟著隊上的前輩們步向相反方向的選手通道準備離開比賽場地。

  周澤楷正欲邁開腳步的同時,自身後不遠處旋即響起方銳喚住自己的嗓音,止步轉身,恰巧將方銳眨著單邊眼、併攏食指與中指斜撐於額際上那佯裝帥氣的模樣盡收眼底,儘管相隔些許距離他也可從對方的嘴型看出方銳正向自己說著下次贏的會是呼嘯。

  見方銳這般十足符合他們年紀的青春形象,周澤楷不禁微揚起唇角,邊無聲著說著贏的是輪迴邊抬手至胸前向對方揮手以示再會,旋即他便見方銳被發現他脫隊的呼嘯隊長林敬言扳著半邊肩頭拉回隊伍中,下一秒觀眾都已散去而顯得空曠不已的賽場便迴盪起方銳以不甚大卻清晰的音量喊著「老林我會自己走不要拖著我!」的哀號聲。

  伴隨著方銳減弱的聲音,周澤楷耳邊響起前輩們的叫喚,收回仍舉於半空中的手掌,轉身追上已經領先自己一小段路程的其他輪迴隊員,於內心想著能夠認識一個這麼樣有趣的同期生著實欣喜,並暗自期待著下一次的會面。

 

 

  ***

 

 

  不過,周澤楷並未料想到下一次的會面竟如此迅速便是。

  手上提著不久前才離鍋仍熱騰騰的鴨血粉絲湯,方離開儘管夜深卻仍人滿為患的攤販,周澤楷轉身便瞥見對街有個數小時前才比賽且交談過的人影正朝著自己的方向行來,下一秒他即見與自己對上眼的對方向自己揚了下手,不一會即步至身邊。

  「嘿,周澤楷,買夜宵啊?」

  方銳戴著足以遮住半張的臉的斗大墨鏡,但那顯眼的奶油金短髮卻讓他的身分嶄露無遺,湊至周澤楷身旁就是一個大深呼吸,看似要將滿溢於空中的鴨血粉絲湯香味吸入鼻腔。

  「打完比賽,餓。」

  「我也是,所以回宿舍放個東西就出來買了。」

  語畢,未等周澤楷做出回應方銳旋即越過他的肩頭向店老闆點餐,對於菜單無任何一絲遲疑的點菜方式以及熟稔地與老闆打招呼的模樣顯然早是老主顧。思及方才自己光是決定要點哪樣就在前台呆杵好一段時間還被老闆關心了下,周澤楷不禁失笑。

  「你在笑啥啊?」一回過頭即見周澤楷揚著嘴角不曉得在想些什麼,暗忖你妹人帥怎麼笑都好看的方銳挑起半邊眉頭盯著對方瞧──儘管大半夜的又隔著墨鏡周澤楷壓根看不到他的目光便是。

  擺頭,周澤楷稍稍歛起勾起的唇角,看著方銳在察覺大概再怎麼樣都無法從他口中得到更多解釋後便索性側身,抬手指向對街一座雖然夜深卻因密集的路燈而燈火通明的小公園。

  「是說都遇到了,要不一起在外頭吃完再回去?」

  「好。」

 

  秋季的夜晚總會稍帶著些許涼風,已開始泛紅的樹葉與拂過的風奏成略顯滄桑的樂章,再再的提醒著寒冷的冬天已不遠的事實。

  並肩坐在公園內還算寬敞的米白木椅上,夜晚清新的空氣混雜著鴨血粉絲湯的香味總顯得有些違和,卻絲毫無法阻止兩名正處發育期而易於半夜感到飢餓的青少年大啖美食。

  原先還會聊個一兩句的對話在雙方打開盛裝著各自食物的塑膠袋後僅存筷子間的磕撞聲與吸著粉絲或湯汁的窸窣聲,或是偶爾響起因坐於左側的周澤楷動作時誤擊方銳肩頭而引起的細小咂嘴聲。

  由於早方銳許多時間購買因此食物溫度並未過於高溫的周澤楷快身旁人一些將袋中食物全速掃入腹中,耳邊仍是方銳進食的聲響,閒來沒事之下只能四處張望著,卻發覺入夜的街道除了幾個賣夜宵的攤販及店家外幾乎沒有行人,視線最終僅能落在不時因為滾燙的食物而張嘴哈氣的方銳,因要吃東西而暫時掛於衣領的墨鏡隨著他的動作一晃一晃的,反映著街燈的光線有些恍眼。

  「為什麼,戴墨鏡?」

  方銳吸著粉絲的動作一楞,先是困惑地朝周澤楷瞥了一眼,接著便加快速度將口中食物吞嚥下去後抬起頭,拎起懸掛於衣領的墨鏡。

  「在訓練營的時候就看著前輩們出外都要偽裝一下躲粉絲,就想說嘗試下,雖說我們現在都還沒名氣但未來難講唄。」

  「會出名的。」

  指尖仍殘留著不久前打比賽時在鍵盤上敲擊的觸感,周澤楷相信,無論是他、方銳、五期的其他同伴抑或是其他正默默在榮耀職業聯盟奉獻自己熱情的人都絕對會在這條道路上尋得真正屬於自己的榮耀。

  「被輪迴新任隊長這麼說真是神清氣爽啊!」抬手以手背抹下沾染著些許湯水的嘴角,「不過,周澤楷你才該注意吧?」

  不解地眨下眼,周澤楷思索著自己是否做了什麼會引人注目的事。

  「嘖,帥哥就是不曉得自己有著一副好皮囊。」咂嘴的同時也準備繼續食用置於腿上遭到冷落的夜宵。

  「你也帥。」

  「操──」

  耳邊響起方銳低聲的咒罵以及竹筷掉落到地面的聲響,下一秒,周澤楷便覺自己眼前那本渲染著溫暖黃光的景色瞬間變成灰階模式,鼻樑上增加的沉澱重量讓他驚覺是方銳趁著自己不注意之時將拿於手中的墨鏡一股腦地往自己臉上戴。

  稍稍地將墨鏡下移,回復為正常色調的視野映入了方銳一把搶過自己已用完餐而放在塑膠袋裡的竹筷的模樣,看似與數分鐘前相同的面孔,唯一不一樣的是方銳那渲著淺淡羞紅的耳根,搭著亮銀的耳針顯得奪目。

  一時之間險些移不開目光。內心漾出如此思緒的周澤楷想著反正方銳現在也沒法戴索性將墨鏡戴回原位,將目光自方銳側臉偏移,轉而看著隻從公園一角晃過的流浪狗擺著尾巴的移動身影。

  身周是微涼的夜風拂過,配著方銳吃著東西的聲音以及路邊攤販偶然響起的叫喊聲顯得愜意不已,令人不禁感覺在一場極度緊繃後的比賽能有如此放鬆的時光是多麼的舒暢。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