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02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慢慢談戀愛。

  ※如果覺得五期的小夥伴戲份特別多大概不是錯覺←

  ※覺得自己的手速跟腦速一樣慢……



  02

  第五賽季的全明星賽由在第四賽季以劍與詛咒一組合大放異彩的藍雨戰隊主辦。初日的新秀挑戰賽上由五期新秀們掀起一番不小的高潮──展現精湛近身槍體術最後以5%血量的微小差距敗給百花繚亂的一槍穿雲;以猥瑣流打法以及對唐三打的暸解與對方打得平分秋色的鬼迷神疑;一度壓制住同為鬼劍士的逢山鬼泣險些取得勝利的鬼刻;雖慘敗給一葉之秋卻展現出絕佳戰略意識的暗無天日;專攻地圖砲法術的羅塔則與風城煙雨來上場足以讓觀眾感到炫目眼花的比賽;身為地主隊其中一員的濤落沙明更是與索克薩爾上演了場氣功師與術士之間拔出的拉鋸戰。

  能夠挑戰自己所憧憬的前輩抑或是自出道即並肩同行的隊友的興奮感就算下了操縱臺依舊留存於指尖,就算沒有報名新秀挑戰賽只是在台下觀看的其他人也都能感受到那股自屏幕的角色一來一往之間所傳遞出的熱情。

  

  早些日子便已於QQ群中敲定在全明星賽初日晚上要來場線下聚的五期生在觀眾散場後紛紛脫離集合欲返回酒店的隊伍行列,各自的從選手通道及戰隊休息室往體育館後門集合。

  周澤楷與方明華交代下自己晚上的行蹤後推開輪迴戰隊休息室的門扉,差點與邊走邊瀟灑地向林敬言揮手道別的方銳迎面撞上。

  「我靠!周澤楷你可別因為上次呼嘯贏了你們就趁隙報仇!」

  反射性地在周澤楷即將與自己額頭磕額頭的當下向後退了數步,方銳一穩住腳步便趨前勾住周澤楷的脖頸,看著對方下一秒清楚的展露於臉上的困窘欣喜的綻開笑顏,替自己成功的報上次周澤楷無故放大招害他霎時間失了步調的私仇。

  儘管身高差距並不多,但被揪著脖頸仍不算件多舒服的事,何況方銳那頭亂翹著的髮還不時地擦過周澤楷的嘴角,捎來陣陣有些難耐的搔癢感,讓周澤楷既想開口卻又因為那作亂的頭髮而屢遭阻礙。

  「方銳你這樣趁隙調戲人家小周可以嗎?」

  自兩人身後不遠處,方學才與吳羽策先後自選手通道的另一側走來。

  「老方你說啥呢,我這是友好的表現。」鬆開原揪著周澤楷脖頸的手臂,方銳理所當然地駁斥著方學才對自己的調侃。

  邊整理著有些亂掉的圍巾,周澤楷邊望向在出聲反駁後被方學才仗著身高優勢搓揉著頭髮的方銳。雖人已不在身側,周澤楷仍能依稀嗅得由於方才距離太過接近而自方銳身上漫自周遭空氣中的一抹清新香氣,那氣味讓他莫名的能打從心底感到平和。

  思忖著,周澤楷不自覺地於無人注意之時微微地揚起唇角。

  「小周,差不多該走了。」

  吳羽策的提醒於耳邊響起,周澤楷歛起笑後向對方頷首,隨後便邁開腳步與另外三人一同往集合地點前進。

 

 

  ***

 

 

  「那邊那邊!白言飛跟宋曉你們不要以為躲在角落就能逃過啊!」

  「李迅大大反正你一人就能撐全場了不需要我們吧?」

  「阮永彬你再尿遁,回頭我就跟老林說你偷懶!」

  「這兩事根本無關好嘛!」

  容納了十人的中型包廂略顯擁擠,不時夾雜著呼喊的歌聲被麥克風放大音量再經由回音極佳的音響傳出讓包廂內意外地嘈雜不已,在在展現青少年們儘管在一整日的疲勞轟炸下仍旺盛的精力。

 

  將由方銳與李迅等人領頭的喧鬧聲作為背景音樂,周澤楷、吳羽策、周光義、方學才圍繞於點歌機前的小方桌邊打著撲克,平靜地與前方吵鬧的數人宛若另個世界。

  右手展開由上一輪落敗的周光義所發下的卡牌,正當周澤楷沉默地盯著牌面思忖著要如何出牌時,他便覺耳側蹭出了顆毛絨的腦袋,直挺挺地盯著自己方整理完畢的那副牌。

  「這副牌不錯啊,手氣真好。」

  「嗯?」

  側過頭望向不知何時從點歌台步至桌邊的方銳,周澤楷對他的話語存有一定的疑慮,畢竟──無論他怎麼看都不覺得這會是一副可堪稱為不錯的牌組,甚至該說不要慘敗就不錯了。

  「別一臉不信我,看我這雙真誠的眼會騙你嗎?」

  「看起來就會。」

  「我操劉皓你好好看你的手機不說話會怎樣!」

  原先始終坐在周光義身後滑著手機偶爾才會對戰局做出些許評論的劉皓抬頭瞥了顯然想虛幌過周澤楷的方銳一眼,旋即得到方銳不滿的反擊。

  聽著方銳和劉皓有一句沒一句的來往著,周澤楷繼續思考該如何將手上的這副牌以較佳的方式打出去。然就在他們的對話最終以劉皓的一聲低哼與方銳轉戰坐於身旁的吳羽策告結的同時,他察覺到有張牌原來自他拿到後即幾乎要與鄰近的另一張重疊著而未被發現,旋即不假思索地將其攤開──

  「啊、」

  「小周怎麼了?」恰坐於正對面的周光義意思不漏地接收到周澤楷詫異的神情以及在一片混亂中不甚清晰的微弱驚呼聲。

  「一條龍。」

  出牌的剎那,本是一片和平的牌桌頓時成了全室最嘈雜的區域,此起彼落的讚嘆、訝然與些許玩笑性質的埋怨不是對著出牌的周澤楷,而是先本人一步察覺到如此難得一見的牌面的方銳。

  「就說是好牌唄。」

  得意的模樣讓方銳一時之間便成眾矢之的:有嚷著他只是運氣好的;有說那是周澤楷的實力他邀啥功的;也有叫他下一輪來玩一把見真曉的……就連話不多的周澤楷也在方銳將視線轉移到他身上時說了句「玩?」。一陣騷弄下就連原先在前方點歌機前的一夥人都被吸引了過來,了解原委後隨即也成了推波助瀾的一員。

  饒是方銳最後也抵擋不住群眾的力量,撩起袖子便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哼哼讓你們瞧瞧黃金右手的厲害!」

  一陣嘻鬧聲中誰也沒想到,當初方銳隨口一說的詞彙竟成為日後當他領著鬼迷神疑登上頂峰後所得到的至高稱呼。

 

 

  ***

 

 

  經過場熱鬧的聚會後儘管總會令人感到疲憊但於體內不止地竄出的興奮與熱情卻會使人持續地維持極其亢奮的狀態,一群人就算離開卡拉OK店踏上返回酒店的道路也仍停不下話匣子,一路上嘰嘰咂咂的,彷彿有用不盡的精力般。

  

  雖已擔任隊長長達一年的時間,周澤楷在團隊中仍習慣行於最尾端。並非是刻意要與人群保持距離,僅是他覺得如此在後方觀望眾人的舉動會讓他更有種說不出的安心感──如此的感受在他於團體賽中總是因為與隊伍的溝通尚有不足並且總是慣於領頭擔任戰術中心,因此時常成為被敵隊就算用交換戰術也要一波集火帶走的對象而帶給隊伍不小壓力後更是顯著。

  領先周澤楷數步距離的是方才由於在實際上贏過一次牌後表現得太過得瑟而在牌桌上被逼迫與所有人輪著比過一次而有些疲憊地打著呵欠的方銳。

  「累?」加快些腳步踱至方銳旁,周澤楷看著對方又再次打了個無遮掩的呵欠後出口問道。

  「沒太大事、只是很久沒這麼鬧過而已。」

  周澤楷笑而不語,想著方才在所有人之中僅有他一人贏過眼前人,唇邊的線條便又更揚起了些,而這理所當然地逃不過已將視線轉移到自己身上的方銳眼底。

  「不要贏了我一把就得瑟成這樣啊周澤楷。」

  「沒有。」只是有點開心罷了。

  「不過老實說、這樣大鬧過一場後,總覺得下半賽季又可以繼續拚了。」

  對方銳的話表贊同的頷首,周澤楷的視線自方銳身上移至身前浩浩蕩蕩地往酒店前進的一夥人身上。

  今日的聚會固然有同期相聚大玩一場的意味存在,但大夥兒卻心照不宣的明白這是個能夠讓他們在屢經百般波折的新賽季短暫地喘息會的絕佳時間--與隊友之間的磨合擦撞、與戰隊理念的衝撞、擋在眼前宛若怎麼努力都無法翻越的新人牆、各種期望接踵而來所產生的壓力、以及來自網絡上的各種流言蜚語……這讓僅是新人的他們在某些時刻總感喘不過氣。因此,才有了這次聚會的誕生,冀望藉著與同齡人的交際玩樂消弭那不知從何宣洩起的沉重負擔。

  然而,儘管方銳什麼都沒表示,但總會慣於在睡前刷下微博的周澤楷也多少藉著一些轉發或是來自四面八方的消息得知有關方銳此刻所面對的瓶頸,其最主要的原因仍是來自於他的猥瑣流打法。其打法雖的確帶來一種嶄新榮耀手法也確實地替呼嘯在許多緊急時刻帶來轉機,然對於某些自前幾賽季便一路跟著選手走過來的玩家而言,如此的打法並不能為他們接受、甚至是有些排斥。雖這僅是少數人的意見,但積少成多、細川也能匯聚成一條大河,那些以訛傳訛的閒話會替當事人捎來不小的負擔。

  「一起、加油。」

  「你也是啊、」兀地停下腳步,方銳向周澤楷貼近不少距離,一雙眼直挺挺地端詳著眼前人的臉龐,映入眼簾的是兩道儘管經過粉底遮掩卻仍有些痕跡的黑眼圈,「最近沒睡好吧?」

  「……還好?」

  周澤楷那連自身都不甚確定的語氣讓方銳不禁咂舌。

  「嘖這樣不行、讓我來開導開導你好了。」拍著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猥瑣?」

  周澤楷話一出,兩人便不約而同地於腦海中浮現出一槍穿雲拿著荒火與碎霜兩把雙槍躲在角落隨時等著在暗處放人一槍的模樣,那樣子與已經看慣它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的形象實在太過相違,讓他倆幾乎在同一時間自唇瓣間流露出笑聲。

  「我操我又不是只會這個!我是指生活上的好嗎?」笑了好一陣子終緩下來的方銳才反應過來周澤楷方才所指為何,右手握成掌沒有任何力道的便向著對方的肩頭擊去。

  「……好。」話語中仍捎著些許笑意,胸口沒什麼力道的撞擊反倒能讓他藉此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欸你們倆,再拖拖拉拉的就拋下你們啦!」

  前頭,已領先周澤楷與方銳好一段距離的其他人在話題暫告一段落後才驚覺同伴的消失,趕忙回頭喚著在後方由於在談話著而無意識的以極緩慢腳步走著的兩人。

  雙方先是愣了下,隨即才憶起他們仍在步往酒店的途中。

  「這就跟上啦!」先一步回過神來的是方銳,他先是向著前頭呼叫著的同期們應個聲,隨後側過身拋下了句回頭加個QQ唄便加緊腳步趕上前方仍喧鬧成一團的人們,獨留周澤楷一人佇立於原地。

  與夜風一同捎來的是不久前在藍雨體育館的選手通道內也曾嗅過的清新香氣,捎來嚴冬所沒有的清新感,更讓周澤楷有種對方仍在身旁的錯覺。

  因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輕笑了下,周澤楷旋即邁步趕上眾人,在一夥人從未停止過的談話中暗忖著等回酒店就拿出隨身帶著的筆記型電腦由自己主動加下方銳的QQ或許也不是什麼壞主意。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