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03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終於、有一點點,很小很小的進展了(吐血)


  03

  全明星賽時的休憩於某些程度上的確給了這些甫出道的青少年們一股能夠更加奮發向上藉以突破障礙的力量,第五賽季的後半賽期無論是在團隊中抑或是比賽上都有了極為拔出的表現,周澤楷更是以新秀之姿領著前幾賽季排名都在中間值的輪迴戰隊一舉突進季後賽,儘管於第一回合即敗於此賽季勢如破竹的微草戰隊而提早開始了屬於他們的夏休期,他的一番卓越表現在選手與粉絲群中仍維持了好一段時間的話題。

  最終,第五賽季於在總決賽由魔術師王杰希領著微草戰隊擊敗少了因手傷退出比賽陣容的孫哲平而由張佳樂一人獨挑大樑的百花戰隊奪得總冠軍告結。

  

  ***

  

  耳機裡滿是在搶奪野圖BOSS時各種交雜於一塊的嚷叫、來自各公會會長的戰術指導、技能發動的音效、偶爾還參雜著BOSS在遭受攻擊時所發出的叫囂。周澤楷操縱著自輪迴公會拿來的神槍手小號熟稔地穿梭於嘈雜的人群,適時地以子彈填補各種可能的缺漏並且趁隙多抹去BOSS的些許血量。

  由於是夏休期而只有周澤楷一人待著的訓練室一時之間只能聽見周澤楷敲擊鍵盤以及按鼠標的聲響,平常就不多話的他儘管戴著耳機卻也幾乎沒有使用麥克風功能多說一句話,僅是安靜地隨著各種指令操縱著自己的角色,低調的欲以自己的力量多替公會盡一份心力。

  

  方明華拎著行李行經訓練室所見的便是周澤楷專心一致地做於平常訓練的位置上幫忙公會搶奪野圖BOSS的背影,想著在離開前向對方打聲招呼、他推開訓練室的門扉,步至周澤楷身旁拍了下他的肩頭。

  「小周夏休不回家?」

  感受到肩頭上的力道,周澤楷先是迅速的將角色撤離到不會被BOSS那無差別攻擊的地圖砲技能掃到的距離才回首望向自他進入戰隊以來便極照顧自己的方明華身上。

  「父母出門,下個月回。」

  身為S市本市人的周澤楷在賽季結束後並未如同其他隊員急忙地整理行李欲返回家鄉或是出外旅行。絲毫沒有任何趕車壓力的他在季後賽第一輪出局後先是隨著戰隊做完緊密的復盤行程,與還未離開的隊員們一同於訓練是用投影螢幕觀看了兩場半決賽,隨後便搭機飛往B市於現場觀看總決賽,返回輪迴宿舍正欲整理隨身行李返家之際才收到父母因公務要出差至國外的消息。思及就算回家家中也沒人於是他便打消了此念頭,索性直接向公會要了張帳號卡替戰隊做些貢獻。

  聽完周澤楷的回復,方明華笑了笑,對於這名總是身體力行的新科隊長他總是不需操太大的心,留下了句要搶BOSS身體也要照顧別熬夜、向周澤楷揮揮手離開訓練室。

  方明華離開後周澤楷再一次地將視線返回屏幕上,看著BOSS已進入紅血狀態便加緊速度飛槍操縱角色往戰場中心奔去。

  開成視窗模式的榮耀介面旁是尚未最小化的QQ對話視窗,上頭顯示的最後談話紀錄是兩小時前。

  

  鬼迷神疑 10:06:01 

  周澤楷我要準備上車啦,待會輪迴俱樂部前見![酷]

  一槍穿雲 10:06:11 

  待會見。

  

  ***

  

  周澤楷收到方銳通知他已抵達的短信自輪迴俱樂部的大廈小跑步出來時戴著鴨舌帽的對方正倚著自動門邊的牆壁滑著手機,偶爾因輕笑而顫動的肩頭顯然是刷到什麼有趣的消息。

  「方銳。」

  「你也太快了吧?」將手機收回口袋,方銳抬眼盯著方暫定於面前的帶著墨鏡的青年,揶揄般地勾起唇角,「這麼期待和我出去?」

  不曉得是否刻意逃避話題,周澤楷並未對方銳的嘲弄做出任何回應,僅是在無意間將視線撇開的剎那留意到對方而因倚著牆面有些歪斜的帽子而順勢抬手替對方橋正。

  「歪了。」

  「周男神服務可真好!」

  「……不是男神。」

  見周澤楷以稍長的鬢髮遮掩的耳根顯現出些許的紅,方銳邊毫無遮掩的大笑邊拍打著對方的臂膀。

  「這麼經不起逗,你可得多練練啊。」

  

  自全明星賽後由周澤楷先一步加上方銳的QQ號後,兩人便時不時會開小窗聊天(雖然周澤楷依舊話少或回應僅限單詞)或開著小號到競技場切磋一番。

  本次出遊的最初原因來自某天晚上方銳扔了張滿桌看起來令人垂涎欲滴的菜餚相片在他們的聊天視窗裡,照片旁還備註句「呼嘯隊長林敬言出品,品質保證!」,讓夜深後總會覺胃有些空虛的周澤楷一時之間看著那張食物相片有些欽羨。然而,下一秒浮現於他腦海中的是在季後賽後半段輪迴主場再次對上呼嘯時方銳嚷著要在比賽後一同去吃S市美食的模樣--想著那約定最終因當晚過於卑劣的天氣而告吹,周澤楷不加思索地便於回覆窗內打上「夏休,來?」後送出。

  回覆並未及時出現,思及興許是對方暫離去吃夜宵,周澤楷便也起身拎起置於鍵盤旁的馬克杯,想著泡上杯茶來解渴便轉身離開房間。

  然幾乎就在周澤楷關上宿舍門扉的一剎那,來自方銳的回應旋即跳了出來。

  

  鬼迷神疑 23:15:29

  就交給你當嚮導啦,別讓我失望嘿[墨鏡]

  

  於是,一場幾乎是在一念之間決定的出遊便就此定案--至於在看到周澤楷主動提出邀約的一瞬震驚到險些抖掉筷子上夾著的炸雞塊這件事,想必方銳是怎麼樣也不會讓當事人知曉的。

  

  

  雖說都無論是周澤楷或方銳都仍處於年輕旺盛的年紀,但骨子裡早已打遊戲成宅的性格卻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表面上雖說是要遊逛S市,實際上卻幾乎僅是到處閒逛抑或是享受美食,聊天的內容不外乎是榮耀相關、偶爾才插入個其他話題卻總會繞回原點,讓人總有種僅是將平常在線上以及戰隊宿舍做的事情搬到艷陽高照的室外的錯覺。

  舔拭著由於氣候炎熱而融化的較以往要來得快許多的冰淇淋,周澤楷與方銳並肩走於因假日而略顯壅擠的人行道上,偶爾肩頭相碰撞卻絲毫不影響他們交流關於上賽季比賽的心得,從常規賽講到季後賽最後是總決賽,儘管同是新人,但所使用的職業不同以及於對上擔任的角色位置相異的前提下總能讓他們提出些許與對方有所分歧的觀點。

  凡思及於會場所見的那場令人熱血沸騰的總決賽,雖然雙方皆未站於那璀璨的舞台,光是在台下抑或是電腦前觀看比賽卻也足以使深深沉迷於榮耀的他們備感亢奮。不能親自站上舞台固然可惜,但在觀看了那麼場傑出的賽事後,反倒更加激起他們未來終欲踏上該最終舞台的決心。

  「是說周澤楷,如果是你會怎麼應對微草的團隊合作?」

  「BOX-1。」

  「這不大家對你使的戰術?看不出來你心也挺髒──」

  話尚未說畢,方銳便見正嗑下最後一口冰淇淋、毫無防備的周澤楷忽遭身後奔跑喧鬧的孩童碰撞下後朝自己的方向傾倒過來的瞬間。

  連忙伸手扶住對方肩頭以穩住周澤楷踉蹌的步伐,卻來不及騰出手撈住因前傾且遭撞擊而自周澤楷鼻樑上掉落的墨鏡,框啷的一聲,在雙方心底漾起響亮的聲響,除去掉落聲響,更多的是因為他們已預料到發生如此事的後果。

  畢竟,儘管是方出道一賽季的新人,S市仍是輪迴一枝獨秀的主場。因此周澤楷雖在賽季中期遭新秀牆阻隔且有一段磕撞,但他最終一舉領著戰隊進入季後賽的精湛表現再加上他那過於標緻的顏面仍在榮耀粉絲(尤其是S市)中引起不小的注目,雖尚不韓文清、王杰希、喻文州、黃少天或蘇沐橙等前輩一站上街頭便能吸引所有目光,卻也足以讓他在偶爾忘記稍作偽裝出門之時遭路上認出他的女性粉絲攔截要求簽名或合照。

  方銳雖然鮮少有與周澤楷私底下出遊的經驗,但身為關係不錯的同期,對方受歡迎的程度他還是清楚地明白的。

  因此,當他與周澤楷那略顯慌張的視線對到的瞬間,他便知曉他們當下該做的究竟為何事了。

  「周澤楷、」將殘存不多的冰食用完畢後反射性地揪住對方垂於身側的掌心。

  「嗯。」

  周澤楷應答的同時,方銳清楚的感受到對方旋即回握住自己的掌,這點認知讓他滿足的於嘴邊流出輕哼。

  「很有意識嘛,那數到三就開BOSS唄。」

  耳邊已依稀響起路過女性的低聲討論、還隱約可聽聞周澤楷的姓名自她們的對話中傳出。

  拾起落下的墨鏡,與此同時,方銳也開始以僅他倆所能耳聞之音量開始倒數著,三、二、一……,語尾方落,他便感總是將一切言語以行動取代的周澤楷迅速地扯著自己往人群空隙處奔去,一時之間周遭的煩囂喧鬧都被急促的腳步聲以及呼嘯而過的風聲所覆蓋,原先交錯不同步的腳程也逐漸地隨著距離增加而重疊。

  

  由對S市街道熟稔的周澤楷領頭,不一會他們即遠離了原本的街道,踏入個對於到S市都僅是打比賽而活動範圍僅限輪迴場館附近的方銳完全陌生的環境。

  最終,他倆的步伐止於條無人的小巷弄,方才的一段長跑對於平常不習運動的雙方而言著實是個消耗例過高的活動,或靠或半仰的相對著靠於兩側牆面,緩和著略顯急促的呼吸。

  看著平常周澤楷總是平順的貼著頰線下垂的頭髮此刻有些略顯可笑地凌亂四翹的,想著自己或許半斤八兩,方銳先是毫不掩飾地笑出聲,旋後伸手將方才落下的墨鏡掛上對方的衣領。

  「你說,咱們這樣像不亡命鴛鴦?」

  「呵。」

  「我操,周澤楷你這啥反應!這是抬舉你懂不?」

  笑而不語,倚仗著身高優勢周澤楷得以將方銳的任何小動作盡收眼底,包括他此刻半帶玩笑半帶憤慨的以拳頭無任何力道地敲打著自己肩頭的模樣。因身處狹隘巷弄而能在一些動作下觸及對方的身軀傳來在激烈奔跑後的溫熱,夾雜著些許汗濕感,卻未難受的讓人想立刻分開。

  幾乎像是受到蠱惑般的,周澤楷無聲無息地抬起原先僅是略顯彆扭擺於身旁的手臂,像是要調整個較為愜意的姿勢般地將雙臂安於眼前人的腰側。掌心得以清晰地感受到底下肌肉忽地一顫,那讓周澤楷不禁收緊了些力道。

  然對於周澤楷的舉動方銳卻未有任何閃躲,僅是低哼著「突然搞這麼齣,真是累慘了。」,隨後便放縱地前倚上半身,將因流汗而額髮緊貼的前額輕抵於周澤楷肩頭,半報復心態般地將對方的深藍POLO衫當作擦拭巾,但自對方身上汩汩傳來的體溫卻讓他不自覺地於周澤楷所未見的位置微揚嘴角。

  

  有什麼正在兩人之間悄然醞釀著──然而這之於全心全意將心力投注於榮耀上的青年們,那卻宛若於遊戲中倏忽即逝的技能施展般,會於心中佔據一定位置,卻不會時刻掛於心上,僅會於必要時刻提出、並詳加琢磨欲將其使用於何處。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