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05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05

  於第六賽季的冬季轉會期,輪迴在方明華的建議下轉入該賽季於賀武戰隊出道的江波濤,他圓融的性格妥善的讓周澤楷融入了輪迴的團隊中,並且解決了一直以來困擾著輪迴經理以及公關部的最大問題──身為隊長的周澤楷儘管顏值高,但他說話太過精簡的性格卻是個讓各大媒體遇到就頭疼的對象,因此江波濤面面俱到的個性無疑地解決了此問題。

  江波濤的到來無疑讓輪迴擁有了更為強大的力量,讓他們在榮耀賽場上更為驍勇善戰,並讓周澤楷能夠在有隊友在背後支持的狀況下放心的發揮原有實力。

  

  而於此同時呼嘯也同樣的公開了重大人事異變:呼嘯副隊長轉由鬼迷神疑操縱者方銳擔任。

  此一變動儘管引起了不小的反彈聲響,然他與隊長林敬言之間對雙方瞭若指掌的合作默契卻也是鐵錚錚的事實,這讓反對的音浪逐漸消弭,至冬季轉會期結束已無任何顯而易見的輿論存在。

 

  而第六賽季的全明星周末,便於一切混亂皆已步上正軌的狀態展開序幕。

 

  ***

 

  結束慣例的聚餐後一夥人浩浩蕩蕩地自飯館步至雷霆替各戰隊所準備的酒店。然不同於去年的興高采烈與狂喜,終脫離外頭凜冽寒風踏入酒店內舒適暖氣的眾人顯然鬆了口氣──畢竟,帶著數個酒醉的人一路步行回酒店並非件簡單事。

  為避免操縱上產生微差,眾職業選手除去應酬場合皆鮮少會接觸酒精,但今晚飯席上某道菜餚有使用酒作提味,雖然已由大火蒸散去大部分的酒精成分,然數名完全沒酒量的人食用數口後仍是倒成一片:有如周澤楷般此刻幾近無意識地靠在架著他的方銳身上的;也有如李迅一般像是吃了振奮劑般、若非吳羽策和周光義緊跟在身旁壓根抑制不了爆走行動的;也有像劉皓一般數秒陷入沉睡,但在宋曉將他帶回酒店後已逐漸酒醒的……這場鬧劇讓幾名未遭酒精打敗的人也隨之筋疲力竭,一回酒店便攤在大廳的沙發上不肯動作。

  最後驅使不願將身體移離柔軟沙發椅的他們行動的是路過的韓文清一個皺眉與一句「早點回房休息!」,幾個清醒的才趕緊站起身、開始分配要如何將那幾個酒醉的送回房間。

 

  儘管同隊,但由於阮永彬要先送白言飛回霸圖所在的樓層即與方銳在半路分道揚鑣,僅留方銳一人半拖半扛著高上他數公分的周澤楷返回呼嘯與輪迴共用的樓層。

  行走的途中,周澤楷那總是緊貼於頰的柔順黑髮不時的隨著雙方有些顛簸的步伐移動搔弄著方銳的臉側,與此同時自周澤楷口中規律呼出的熱氣噴灑於他敏感的頸部肌膚處引起戰慄之感,欲搬離他的腦袋卻又因害怕對方重心不穩而不敢隨意移動。

  僅要稍側頭即會與對方的臉來個近距離接觸的角度讓方銳幾乎全程直視前方,但那卻無法讓他忽視周澤楷那在寂靜的走廊上格外清晰的呼吸──那似乎連帶著讓他的呼吸跟著同步起來。

  暫止住腳步拉下手臂有些滑落自己肩頭的周澤楷,方銳再一次重啟腳步,循著號碼逐漸縮小的房間號碼找尋著剛才於大廳自方學才口中打聽到的周澤楷的房間號碼,繞了大半圈後最終於該樓層的走廊尾端尋得該房號。

  讓對方的體重更加的傾向自己,儘管有些難受方銳仍努力地伸展手臂越過周澤楷裹著風衣的腰際自另一側的口袋將房卡拿出,刷上外頭的防盜鎖,在響起嗶的解鎖聲後推門入房。

  酒店統一規格的房間讓方銳毫不猶豫地即筆直的扛著周澤楷步至床邊,緩慢地將對方放倒至床面,抓過置於床頭矮櫃的空調遙控按下,並順手將棉被拉起至周澤楷的胸口之處。

 

  一切工作就緒後方銳放鬆般地深呼了口氣,高舉雙臂過頭以伸展略顯痠疼的肌肉,邊想著周澤楷看起來纖細卻也頗有重量的邊打著呵欠準備邁步至一旁茶几倒杯水後返回自己的房間。

  然就在他方抬腳之際,垂於身側的手掌忽地便遭外力所揪住,限制住他的動作。

  轉身垂頭,所見是周澤楷自被窩中伸出的手臂,那雙修長並骨節分明的手掌抓住方銳的右手,沒有太大的力道,但卻堅定的不容讓人掙脫。

  「欸、周澤楷──醒醒。」

  探出另隻自由的手掌握上周澤楷的手腕,正欲施力讓對方鬆手的同時他便見原本因為酒醉而微蹙著眉頭的周澤楷在感受到自己抓住了什麼後鬆開緊揪著的顏面神經,就像個終得到自己喜愛物品的孩童般柔和了神情。

  睡懵了嗎這傢伙……。

  思索著要怎麼在不驚動對方的狀況下抽回手並離開,但運轉著的思緒旋即便遭突然地遭陣音量微弱於寧靜的房內卻格外清晰的嗓音所打斷。

 

  「方銳、」

  「喜歡你。」

 

  周澤楷原本緊抿著的唇線微勾起,因酒精作用而有些暈紅的臉龐顯得格外的迷人,讓人移不開視線。

  床上人無意識的夢囈讓方銳剎時間忘卻要掙開周澤楷緊捉住他的手掌,愣著凝視對方滿足的睡顏,耳邊迴盪著的是周澤楷不經意間流淌而出的告白。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最後方銳索性一屁股坐上由於周澤楷側躺著而多出的床鋪空間,被對方揪住的掌心緩慢的回勾,藉著肌膚接觸感受著對方在冬季仍偏高的體溫──這讓他憶起當初在窄巷內那個若有似無的擁抱。

  早已隱約察覺到周澤楷對自己的在意,若要說方銳對周澤楷並未持有任何高於友人的感情那僅是在自欺欺人。

  否則,他又怎麼會任由周澤楷將自己擁入懷?又怎麼會在晉升副隊接到對方的慶賀電話時愉悅的高揚嘴角?又怎麼會在向對方傾訴句再普通不過的話語時羞愧的不等對方回覆便迅速掛掉?

  或許有什麼早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昇華,只是無論是他抑或是周澤楷都未直接的提出罷了。

  不過,陷下去就是陷下了唄。

  方銳一思及竟有天敗在比自己還小的同性身上便不禁撇嘴,另隻未被周澤楷拉住的手掌像是要報復般地捏住對方的鼻頭數秒、看著仍在睡夢中的他因缺氧而微蹙眉頭才鬆開,滿意地笑出聲。

  不過當下一秒他瞧見周澤楷不知何時睜開並直盯著自己的雙眼時他的笑聲嘎然中止,正想著樣怎麼解釋方才的狀態便被周澤楷就著手掌相握的姿勢向前拉去。

  絲毫來不及反應,方銳僅能反射性地伸出空閒的那隻手撐於周澤楷頰側,過於貼近的距離讓兩人的氣息相融,周澤楷那扣住他腰間的手臂限制住方銳後退的動作,讓他僅能維持著尷尬且略吃力的姿勢瞪向此刻仍一臉泰然地平躺於床上的周澤楷。

  「臥槽周澤楷你裝睡?素質呢!」

  望進方銳那雙微慍的眸,周澤楷想著其實他也並不是裝睡。

儘管一直到現在都仍使不上什麼力氣,但他卻始終明白處於身旁的是方銳,本就已醞釀許久的感情受到酒精薰陶更加的濃厚,讓仍半睡半醒的他抱著半賭注的心態揪住了方銳的手,並且向對方吐露最為真誠的心聲。

  「呵。」就著摟著對方的動作在床上翻滾身子,讓自己與方銳呈現面對面側躺於床面的姿勢,仍暈著紅的臉頰不曉得是酒醉的餘韻抑或是難為情所致,「回覆?」

  「想聽?」

  「嗯。」

  「──先哼首歌來聽聽唄。」

  腰際處更收緊的手臂以及兀地朝自己貼近的臉龐讓本想將周澤楷一軍的方銳頓時意識到對方是個行多於言的人,腦中繚繞著警戒鈴聲的同時伸手將兩人之間的距離稍微拉開些許。

  「靠你玩神槍的耍啥流氓!」

  笑而不語,然周澤楷那抹於柔和間夾雜了些微性感的微笑卻讓方銳打從心底漏了拍。

  ──靠。方銳突有種自己上了賊船的錯覺。

  「先說,接受後可不能退貨的。」

  「不會退。」堅定地以額抵上對方的。

  「我去,你這眼神都比我還要真誠啦。」

  耳邊是周澤楷不經任何掩飾的輕笑聲,讓方銳宛若受到蠱惑般地收緊了雙方仍相握著的手掌,在向前貼住對方唇瓣前以僅兩人所能耳聞的呢喃聲開口道。

 

  「周澤楷,咱們處對象吧。」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