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08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08

  第八賽季的夏休期對呼嘯而言是個十分混亂的時期。

  隊長林敬言轉會霸圖,自百花轉入的唐昊取代了林敬言的位置成為呼嘯隊長以及唐三打的操縱者。

  新舊世代間不同的價值觀以及對戰隊的看法著實將呼嘯本身帶向一個難解的死胡同:已習慣於由唐三打與鬼迷神疑的搭配以及一些猥瑣戰法來主導比賽節奏的舊隊員與冀望從一些打法上的改變提升呼嘯本身戰績的新生代們,方別堅持著自己風格的兩方總容易於意見想法上產生分歧與衝突,然在隊長唐昊的理念與新生代的趙禹哲等人相符之下,方銳等老選手的立場逐漸的無法站穩腳,甚至時常成為他們自砸腳的石塊。

  而這,便也成為了呼嘯自第八賽季夏休期便持續帶入第九賽季的矛盾。

 

  ***

 

  第九賽季常規賽呼嘯客場對上輪迴戰隊,銘記著次完敗於輪迴的經驗,這次的呼嘯戰隊秉持著上次唐昊所說的「下一場,我們會贏。」在賽場上儘管與被稱為無解槍王、除了治療外無所不能的周澤楷以及由他所帶領、承襲著上賽季勇猛攻勢的輪迴戰隊正面衝撞也毫不退卻。

  最後比賽仍以此賽季一路領跑的輪迴強勢輾壓過呼嘯告結,比賽結束之際無論是觀眾抑或是輪迴一方都清楚的察覺到自呼嘯那邊傳來的低沉氣壓,迫得就算是剛贏了場比賽的輪迴眾在雙方隊伍握手致意之時也不敢多言,僅是由江波濤做代表向隊長唐昊寒暄幾句而已。

  自隊伍最頭一路向後握手致意,周澤楷在順序輪至方銳時曾嘗試要開口說些什麼,然看著對方那在眼底下有著淺淡黑眼圈的憔悴臉色,他張合了數下嘴卻什麼都說不出口,僅是稍稍收緊握住對方的手掌,嘗試著藉由肌膚接觸以及體溫的傳遞告知對方些什麼──至於方銳究竟有沒有接收到,那便是另一回事了。

 

  他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好好談話過了。

  撇除賽季開始後各自隊伍都必須在沒有排賽程時加緊練習的因素,更大的一部份因素是方銳逐漸減少發話頻率的緣故。幾乎每日的QQ對話仍存在於他們每日必做事項中,然時間與談話內容卻劇減,快得時候只是互相道個晚便結束了當天的對話。

  當然並非感情生變,這周澤楷是清楚明瞭的。

  無論是自與呼嘯比賽時的觀察、其他選手之間的討論抑或是他直接自方銳的字裡行間及偶爾的通話中感受到的,周澤楷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林敬言離開呼嘯後便一直拚命想辦法要維持呼嘯內部平衡的方銳所承受著的壓力。

  雖然方銳從未明言,但那於無形中流露出的疲憊卻是被周澤楷所察覺的。

  那沉重感與他當初自張益瑋接下輪迴隊長時所遭受的來自外界的不信任完全迥異,方銳所承受的是除去幾名元老級成員外來自內部的意見衝突及相歧,由自家人說出的話或是一個動作比起外頭傳媒或網絡流言都要來得有殺傷力與打擊--更別提在方銳亟欲與新生成員建立起聯繫卻屢遇絆腳石阻饒的挫敗灰心感。

  然而,儘管明瞭方銳此刻所面臨的困境,周澤楷卻怎麼樣也構思不出該如何讓對方提振精神,數次他都是開了口、打了字,傳達予方銳的也只有諸如早些休息如此一般平常的話語。

  

  無聲地交握著手掌,抿唇下定決心欲開口的周澤楷卻於同時感受到掌心遭對方的食指指尖輕微的摳弄了下,那代表著什麼周澤楷是在清楚不過的,旋即將偏移的視線與方銳的對上,接著不意外地接收到對方雖略帶疲態卻仍能讓周澤楷心頭一震的眨眼。

  身後,江波濤提醒著自己停留太久的嗓音響起,讓周澤楷僅能匆匆地以嘴型向方銳拋下句「待會見」便趕緊鬆手、移動腳步向站於方銳身旁的阮永彬前進。

 

  ***

 

  結束每次賽後例行的檢討會,周澤楷婉拒了呂泊遠等人詢問要不要一起去房間打杜明新買的遊戲片的邀請,與返回宿舍的隊員們於走廊分別,邁向與宿舍反方向的輪迴俱樂部大門。

  踏出自動門便迎面拂來陣於入春之際仍有些微涼的徐風,讓儘管於S市土生土長的周澤楷也不住地拉高了外套的拉鍊以抵禦侵擾著裸露脖頸的風,邊邁步前進邊左右地顧盼,於四周搜尋著那熟悉的身影。

  然他還未捕捉到,自身後忽地摟住自己脖頸的手被迫的他忽地向後退了好幾步,腳步踉蹌之際他僅能一瞥到抹金黃以及那雙總帶著晶亮眼神的雙眼──待他真正將方銳那揚著詭計得逞的猥瑣笑容的臉龐收入眼中已是他重新站穩腳步之時。

  「如何,技術沒退步吧?」

  對方所謂的技術指的究竟是剛才驚嚇他人的技巧抑或是在榮耀賽場上的發揮,周澤楷無法肯定答案,但自對方那於眼底殘留的疲態卻讓他對於自己的推測有了些信心。

  視線沉了些,周澤楷不著痕跡地捉住方銳仍勾住自己脖子的手臂關節處,未等方銳做出任何反應便旋過身,順著手勢拉過對方,半強硬地拖著人就往輪迴俱樂部內走去,並在自動門叮地一聲關閉後一把扳住方銳的肩頭便將人固定於懷中。

  「周澤楷,注意點素質啊,被其他人看到怎辦。」

  嘴上雖如此說著,然方銳壓根不介意被其他輪迴隊員瞧見。因此他並未做出任何反抗,僅是任由周澤楷將他攬於懷中,略收緊的手臂磕著他的肩胛骨有些疼卻也更加真切地傳遞著周澤楷許多未由言語表達的思緒與想法──而且方銳也無法否認,這樣隔著兩層衣物與情人的身體接觸的確地讓他放鬆了繃緊長達大半個賽季的神經。

  這好像是他們自夏休期的短暫見面後第一次如此貼近。一片沉靜之中,方銳不禁漾出如此想法。

  沉默卻不尷尬的氛圍縈繞,讓雖許久未接觸的兩人仍能自在地如以往般,鬆懈了一切的防備,將自己心底的那層防備掀開於對方面前。

  自夏季轉會窗關閉後便一直累積的悶就算是同期並同隊的阮永彬方銳也鮮少向其傾訴,但面對著周澤楷並且感受著對方的體溫時,方銳總覺得,似乎有種可以將一切傾洩而出的感覺。

  「周──」

  「讓我說。」

  剛開口,他便聽見自己還未來得及出口的後續詞句瞬間被周澤楷迅速且強硬的話語所覆蓋,那捎帶著焦急地略大嗓音在空無一人的大廳引起些許回響,讓不慣於如此大聲說話的周澤楷羞紅了耳根。

  但他直盯著方銳的視線卻是堅定地讓人無法無視。

  「難得看你那麼想說話,說唄。」

  鼓勵似地拍拍周澤楷的後背,看著仍有些侷促的對方,方銳突然覺得有些想笑,但看到對方認真的目光後楞是硬生生地將其全數收回。

  不滿地輕掐了下方銳不算太過柔軟卻也不是特別經過鍛鍊的腰際,周澤楷才俯身,捎貼近對方,直至與對方僅距數釐米的位置停下,兩人吐出的氣息交融於一塊。

  「你就是你、」

  「堅持自己的路、」

  「不要放棄。」

  無論是耳聞抑或是實際上看到方銳與呼嘯之間的矛盾,儘管周澤楷心底十分清楚方銳不是會因外人輕易改變自己風格的類型,但他卻十分擔憂方銳會因為隊伍而太過壓抑自己的作風而對他的表現產生影響。

  這點,曾經因自己風格與隊伍極其不配合、嘗試做出改變卻反成突破口的周澤楷是再明白不過的。

  因此,他不希望方銳重蹈他的覆轍。

  「聽你一口氣說這麼多字真不習慣啊。」

  周澤楷的話無疑地替方銳的心底打了劑強心針,給予他在屢遭挫敗後仍能在堅持走下去的決心。

  至少方銳知道,他不是孤單一人的。有老隊友阮永彬等人、轉會霸圖仍時刻關心著的前隊長林敬言、還有周澤楷在,他有啥好怕的。

  「擔心。」手臂收了收,看似想將已幾乎接近於零的距離再進一步縮小。

  「你也不想想我是誰,沒事的、」看著面前的周澤楷挑起眉頭,一臉遲疑地看著他,方銳不禁抬手,扯上對方略白皙的臉頰,「別那眼神,你不信我?」

  「沒。」有些模糊不清的嗓音,但卻終染上笑意。

  「以後有事、一起商量。」

  低語著「當然」的方銳再一次地摟上周澤楷,珍惜著在返回酒店前能夠與對方相處的最後一小段時間。

  

  然無論是周澤楷抑或是身為當事人的方銳都未曾料想到,周澤楷的一席話竟會成為日後在葉修伸出手邀請方銳加入興欣戰隊並且詢問是否要轉移職業時讓在電腦前迷惘許久的方銳下定決心前往興欣一探究竟的其中一個因素──而前往興欣的這條分歧道路也造就了方銳職業生涯的另一道巔峰。

  道路,是由自己走出來的;只要堅持,必定會有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