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10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下章完結!


  10

  十年,是段說長於歷史上僅是過往雲煙、說短卻又實質上於人生佔據了頗大一部份的時間,而歷經了十年的營運,第十賽季就像是榮耀聯盟的分水嶺。

  第十賽季,新生代逐漸的崛起並能於戰隊中獨當一面作為中堅力量。然而,新人崛起的同時,有許多老將也開始選擇告別榮耀舞台;其中,引起最大騷動的莫過於在準決賽霸圖敗給興欣後宣布退役的林敬言,以及--帶領著興欣戰隊從零開始、一舉突破挑戰賽後接著一路殺至決賽並擊敗欲爭取三連冠而如日中天的輪迴奪得冠軍的葉修。

  與韓文清同為榮耀創建初期大神的葉修正式退役一事於電競圈著實激起一道無法忽視的巨大波瀾,有不捨、有悲傷、有祝福……各種情緒於第十賽季結束後旋即籠罩了整個榮耀職業聯盟,甚至蔓延於網遊層面。

  

  而於第十賽季結束後還有個劃時代的嶄新發展--那便是由世界電子競技協會與榮耀遊戲公司一同策畫的由全世界十六個國家於瑞士蘇黎世舉辦的世界榮耀聯賽,集結各方好手,於世界的最高舞台一決雌雄。

  由已退役卻被父親直接命令回到聯盟的葉修擔任領隊,戰術頭腦清晰的喻文州擔任隊長,自各戰隊挑選的選手們齊集一堂,與曾經是敵手卻也瞭若指掌的成員們並肩合作,登上異鄉土地一同爭取屬於榮耀的更巔峰成就。

  

  ***

 

  “The champion of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GLORY Championship is...... team China!”

  全席屏幕上,宣告比賽結束的GLORY字樣仍存,實在地告知著在場的觀眾、抑或是藉著攝影機轉播收看的各國人民比賽的最終結果;講解員慷慨激昂的嗓音透過音響徹底放大並環繞於體育館的各個角落,擊入在場所有人的內心深處;自天花板潑灑而下的金蔥彩帶炫目耀眼,刺痛著人的眼卻不捨得將雙眼閉合;自觀眾席上傳來的高分貝歡呼尖叫幾乎攏蓋住其他的悲鳴低泣,讓現場的氣氛瞬間高漲至最高點。

  然與四周的喧騰不同,無論是仍坐於操縱檯上抑或是在下方選手等候區的中國隊選手都仍未從奪得世界冠軍的衝擊下回過神來,總是鬧騰著的他們於此刻安靜的會讓人誤以為他們才是敗北的一方。

  背脊向後倚靠著操縱檯的椅子,闔起雙眼,周澤楷聽著迴盪於身邊的各種歡呼與啜泣,他低喃了聲「冠軍」,接著握緊了垂在身旁的手掌,選擇以如此低調的方式宣洩他對得到冠軍一事的欣喜。

  然下一秒,他便覺自己垂在座椅旁的手掌被另一股在空調的侵擾下顯得略為冰冷的掌心所包覆。瞥見的是方才便一直坐於身旁一同在總決賽的賽場上並肩奮鬥的方銳,他那高揚的眼尾與綻開的唇線再再顯示著他對於得到冠軍有多麼的狂喜。 

  方銳握住自己手掌的動作讓周澤楷也不再多做矜持,想著就算被看到也只會覺得是隊友之間友好的擁抱行為便傾身過去擁住了方銳,並在眾人的視線死角下於對方的從未落下的嘴角上落下個輕吻。

   然他未預料到的,是在他稍稍退開打算站起身後一把攬住自己脖頸,絲毫不在乎可能會被其他隊員抑或是觀眾看到就再一次貼上來,直接給自己來了個深吻的方銳。

  在如此普天同慶的場合下,偶爾這麼放肆一次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吧。迎合著方銳的步調隨之加深親吻深度的周澤楷如此想著。

  

  ***

 

  儘管回國後仍有由榮耀職業聯盟偕同各大俱樂部所舉辦的慶功茶會,然承蒙於世界電競協會的邀請下,國家代表隊的一行人仍脫下了平常穿慣的輕便運動服,換上筆直挺拔的西裝或禮服出席宴席。

  有別於寬鬆的運動衫,過於拘謹的西裝讓一夥人自酒店搭上協會派來的轎車時仍倍感不適應,幾個小年輕甚至在半路上便已稍微地解開束縛住脖頸的領帶、並解開頭一顆鈕扣讓自己透些氣,其他人也不乏暫時脫下西裝外套讓自己暫得解脫。

  不過那也僅限在車內的時候,當他們一離開汽車的屏障後便又是一副西裝筆挺的模樣,帥氣艷麗的足以揪住所有自他們身旁走經的人的目光。

  

  宴會在協會主席、各方長官以及冠軍隊隊長的致詞後正式掀開序幕。

  原本在眾多高級主管的圍繞下都有些拘謹的眾人在葉修於台上所說的一句「這個冠軍是屬於我們最崇高的榮耀。」後徹底拋棄一切的拘束,在對方一下台後便蜂擁而上,也許讚揚著他的言論或是難得地找到機會便語帶嘲諷地說著老葉(葉修)你又沒有上場,瞬間鬧哄哄地又回復為中國國家代表隊的本色。

  

  跟張佳樂與黃少天策劃著待會要找什麼藉口偷灌葉修酒的同時,方銳察覺本在喧鬧的人群旁陪笑並不時以簡短的話語補槍的周澤楷不曉得什麼時候已自宴會場所消失了蹤影。

  思考著儘管面孔姣好卻不善這種公開交際場合的對方可能前去的位置,方銳向黃少天與張佳樂拋下了句待會回來,至一旁擺著歐式自助餐點的長桌拿了兩杯飲料便逕直地朝他所推測的地點邁開步伐。

 

  方銳最後是在會場外的小型陽台發現周澤楷的。

  發現周澤楷的時候他正背對著方銳,仰頭望著較中國要清澈許多的星空,一雙沒有定焦於任何一個地方的眼楞是在發著呆。

  已經看得出神的周澤楷並未察覺到逐漸接近的方銳,一直到方銳將裝著冰涼冷飲的玻璃杯靠上他臉頰後才驚覺對方的存在。

  「嘿,周澤楷,偷溜不邀個的。」

  「那種場所……不習慣。」

  「虧你當隊長當了六年。」

  將手中冷飲遞予在聽見調侃後露出無奈苦笑的周澤楷,方銳與他並肩於陽台旁的欄杆處佇立著,順應著周澤楷的視線上揚起視線望著點綴於漆黑天際的燦燦星光。

  過於虛幌的美景加上一整天所發生的種種讓兩人都有種宛如置身夢境的錯覺──儘管他們都知道這是在真實不過的現實。

  「總覺得還是有些不真實。」輕啜了口杯中的氣泡飲料,方銳仰望著璀璨的天際,像是自言自語般的開口。

  胸口那股在奪冠後產生的激昂仍隱約的感受的到,指尖也彷彿仍能感受到在賽場上按下最後一鍵的觸感,但是在離開舉辦世界賽的場館後卻總覺得有那麼點恍然如夢的感覺殘留在身體周遭,有種說不出的空蕩縈繞。

  「不是夢……冠軍,一起。」

  仗著陽台此刻沒有其他人,而唯一能自室內觀看到的落地窗又被重重幕簾所遮掩,周澤楷便放開地伸出手臂、橫越方銳置於另一邊的陽台護欄上,將對方禁錮於自己所建造的小空間中。

  「不過,三個月內拿了兩個冠軍,說出去可能都會被當夢話呢。」

  「明年換輪迴。」

  「你說啥夢話呢,明年我當副隊,冠軍妥妥是興欣的好不!」

  凡是談及自己所屬的隊伍,無論是哪方總是對其抱有絕佳的自信,並且深信著能夠成功斬斷荊棘向前進的會是自己所屬的隊伍。

  對隊伍的信任與歸屬感──這是讓他們更加成長茁壯,並於賽場上能有超常發揮的最主要關鍵點。

  耳邊是周澤楷不以為然的輕笑聲,不服氣的方銳索性轉過身,懶散地靠於欄杆上,往前傾過身子便一把揪住對方繫得得體的領帶,讓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縮減至僅能容納一根指頭。

  「是說周大男神,今晚張新傑不查房,是否讓我蹭個床位啊?」

  刻意放輕的語調配著拂上唇瓣的氣息讓周澤楷總覺受到致命一擊。

  思及前些時間同寢室的孫翔有私下向自己告知說要和唐昊、黃少天等人到酒店裡的公共設施狂歡一整晚不會回房間,周澤楷便也放心壓過方銳的後頸,在一聲僅有氣音的「好」後俯身,將額頭抵上對方的,在清楚地於方銳眼底望見自己模糊的身影後向前吻上。

  

  於異國的璀璨星辰夜空下,他們欣喜地共享榮耀。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