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周方】生存之道11(完)

  ※原作向,有些原作未提到的細節捏造。

  ※感謝一直以來看到這裡的大家!

  ※也感謝今天全職Only購入這本的大家!


  11

  榮耀職業聯賽第十三賽季,輪迴戰隊睽違三年再度榮登冠軍寶座。

  然而,在輪迴粉絲因為久違的冠軍而歡天鼓舞的同時,輪迴俱樂部卻於決賽的三天後主動地召開了個讓所有人(包括其他職業選手)都措手不及的新聞發布會。

  由輪迴經理以及副隊長江波濤偕同,輪迴隊長周澤楷於發布會上宣布了退役的消息。

  這一震撼彈投得太過突然,讓台下總是伶牙俐齒的記者們也啞口無言,僅能看著佇立於他們前方,站得筆直堅挺的周澤楷。讓眾人訝然的原因不外乎是此賽季輪迴的傑出表現是有目共睹的,而周澤楷的操作也始終一直都在水準之上,與孫翔連霸了四個賽季的最佳組合更是默契到讓諸多戰隊難以找到突破口。

  那究竟為何周澤楷會選擇退役?這是眾記者內心的疑問。

  然而這問題最後卻成了無解,沒有任何一名記者能夠成功地自三緘其口的經理、總會巧妙的將話題轉移的江波濤身上探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更別說從在新聞發表會上從頭到尾只有說了句「這賽季結束,會退役。」的周澤楷身上探查到任何線索了。

  於是,儘管此消息引起了軒然大波,但關於為何周澤楷會退役的答案卻隨著新聞發表會的結束而石沉大海。

 

  ***

 

  「周澤楷,換你去洗──」

  胡亂地擦拭著仍滴淌著水珠的髮絲,方銳自主臥室步出的同時也喊著仍在起居室收看著電視節目的周澤楷,但一切的話語卻在他看見所喊之人正拿著手機在講電話時倏地全數收回喉頭。

  方銳這也沒打算打斷對方,僅是聳聳肩將半濕的毛巾披掛於著便走至廚房打開冷藏庫,拎了瓶水便又逕自地回到起居室。

  而這時周澤楷也已結束了通話,正偏過頭看著方銳踱步至沙發邊,卻又因為對方手中的冰水而為蹙起眉頭。

  

 

  周澤楷與方銳的同居生活方展開不到半年。

  一開始只是方銳在周澤楷退役後向他半開玩笑地說了句「你都退役了何不來H市住住?」,當下周澤楷並未直接地做出任何回應,僅是說著要先將輪迴戰隊的事情先處理好便沒了下文──而方銳也一直以為這件事情便這麼說說就算了。

  但他錯了,徹徹底底地錯了。

  於第十三賽季的常規賽進展到一半之時,興欣訓練室(現已搬離興欣網吧改租棟大樓專門供戰隊使用)收到了個自S市郵寄而來的包裹,收件者是隊長方銳,寄件者則是……看著那才剛退役不久的榮耀第一人的姓名,幾個剛進戰隊的小年輕都懵了。

  敢情他們的隊長原來跟輪迴前隊長周澤楷私交如此之好嗎?

  無視於身旁仍收不回震驚的年輕隊員們,方銳直接地於訓練室打開包裹:裏頭是一份做了標記的地圖以及一把看起來就是新打造的鑰匙。

  看著那包裹內容物,方銳先是愣了下,旋即便憶起自己前些日子無意提起的事情,想著周澤楷一直到退役都仍是個只做不說的男人便不禁欣喜地揚起唇角,不禁握緊了了手中那雖小,卻可以步入未來與對方一同生活的家的重要物件。

  於是一切便在方銳隨後的一通電話以及隔天帶著行李抵達H市的周澤楷直接到興欣領人下塵埃落定,正式開啟了屬於他們共同生活的序幕。

 

 

  「剛才誰打的?」順勢地於周澤楷旁的空位坐下。

  「小江。」

  「江波濤啊……」想到那名總是能夠妥善處理隊上一切事物的溫和後輩,方銳突然不解隊方怎會突然有事情要詢問周澤楷,「真難得看他有事問你。」

  「一槍穿雲的繼任者。」

  周澤楷的話讓方銳霎時間也噤了聲,不曉得該做何反應。

  做為除了擁有血緣關係的家人外最親密的對象,方銳是知道周澤楷退役的主要原因的其中一人。

  與以往大部分退役的老將們相同,周澤楷退役的原因並非操作有所退步,而是為了戰隊本身的發展──張益瑋時期由於輪迴的風格還未定暫且先不論,但自周澤楷第五賽季接了隊長一職後,輪迴的戰術始終是繞著他操縱的一槍穿雲為中心,儘管在孫翔加入後核心成了兩個,但初衷卻仍是相同的。

  在當下,如此的戰術一直都是輪迴最得意也最得心應手的。

  然而,若在他未來哪天他反應再也無法跟上孫翔抑或是隊裡任何一人,那突然失去戰術核心的輪迴將會面臨到如何的困境,周澤楷壓根不敢、也不願想像。

  因此,他選擇在輪迴打得最順暢、隊員們也都成長到足以自立的時候宣布退役。於這種時刻他相信就算少了一槍穿雲做為戰術核心,他們也能夠很快地磨合出有別於以往的戰術策略。

  「找到新人接了嗎?恭喜啊。」

  「嗯。」如同以往應對一般的單詞,但於此時周澤楷卻是帶著些欣慰之情說出的──對於與他相伴長達九年的帳號卡,要說沒感情是騙人的。

 

  霎那間變得略顯嚴肅的氛圍讓他倆皆不發一語,僅是盯著相異的點陷入思考。

  「嘿周澤楷、」方才談論的話題彷彿提醒了方銳什麼,順應著如此的氛圍,他先是沉了沉眼,隨後便向一旁傾倒身體,讓自己恰巧可以倚靠在周澤楷的身側做著每日例行的手操,隔著單薄的居家服感受著對方就算在寒冬都仍能讓人感到暖和的體溫。

  「明年等我退役,要不我們去國外扯個證?」

  方銳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周澤楷原本百般聊賴地切著電視頻道的周澤楷動作一滯,果斷地放下遙控器並側過身子,略帶擔憂的視線朝著方銳正與左手交錯於一起的右手掌。

  顯然比起到國外領證這事,他更加關切的是方銳之所以說出退役一事的原由。

  「為什麼?手……?」

  上一賽季蘇沐橙退役後便由方銳接任隊長,雖說在興欣日漸穩定後擔子並未如前面兩位隊長如此沉重,然這職稱卻也對方銳造成了不小的影響──而其中最為嚴重的莫過於他的右手。

  因為擁有可以快速準確操控鼠標而被冠上「黃金右手」稱號的右手固然是方銳值得驕傲的一點,但卻也因此他的右手消耗往往比左手還有來得多,長年累月地積累之下,儘管不會影響到場上發揮,但在結束一天的訓練課題抑或是結束一場比賽後總是要花上更多的時間在手操上以維持右手的穩定。

  而這,看在周澤楷眼底著實是捨不得的。

  「手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覺得也該放給那些小年輕們自己去闖盪了。」

  葉修、蘇沐橙、方銳。興欣的三任隊長一直都是由有經驗的前輩來擔任,儘管隊員都十分地獨立,且能夠自行掌握自己的狀態,然而只要前輩們存在的一天,他們便不免會想追隨他們的背影,而忘卻要開創屬於自己的那一條路。

  因此,儘管仍能繼續打下去,但方銳仍舊選擇了退役一路,替興欣尋求一個不同的未來。

  方銳的抉擇,與周澤楷選擇退役的情況相去不遠──倒不如說,這是所有對榮耀傾瀉了大半人生並情有獨鍾的選手都會有的想法,只是差在有沒有下定決心實行罷了。

  「再說、」

  對方突然自半嚴肅變得輕鬆的語氣讓已與方銳相處好長一段時間的周澤楷明白接下來一定不會是與上個話題太過相關的語句。

  正等待著對方要說什麼的周澤楷冷不防地便見做完手操的方銳突然地朝他撲過來,順著衝擊後仰,讓方銳成功地將周澤楷的行動限制在自身與沙發扶手之間。

  迅速地單手抽去周澤楷在退役後總習慣掛在鼻頭上的黑框眼鏡、方銳湊近臉筆直地望著他,嘴角彷彿已高揚至極限弧度。

  「我的右手行不行,你不是最清楚的?」

  若是數年前的周澤楷或許還會因為如此的調戲而羞紅了耳根。然而,在與方銳長年的一來一往之下,他也學會了要如何能最準確的反擊對方:既然對方要向你耍猥瑣,那麼最簡單的方法便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拉過對方的右手與其相握,將指頭穿過方銳的指間十指交扣,暗示著什麼似收緊了數下,指尖的繭有些搔得方銳有點癢。

  「你也清楚我的。」

  「我操周澤楷你跟誰學會開黃腔的啊?」一秒反應過來周澤楷所言意味著何事的方銳扯著被周澤楷緊握著的手擊向對方的腹部。

  「……你?」

  對方那雖微上揚卻帶著十足肯定的話語讓方銳霎時間有點懷念以前那個隨便逗弄都會有所羞澀反應的周澤楷。

  想著不能讓對方這樣得瑟下去,低喃著「什麼是道地的,讓師傅示範給你看啊。」的方銳領著與周澤楷相握的手向下移動,覆上了雙方在一陣不經意的磨蹭後雖尚未完全勃起卻也熱度上升不少的下身。

  耳邊是周澤楷的一聲輕哼,在某些時候仍能在對方身上爭取到些甜頭的方銳得意地笑了笑,卻未料自己的背脊突然地被扣住,視線一個翻轉便變成兩人便交換了位置,位居上方的周澤楷看著方銳的眼神閃過一絲驚恐,垂首吻下對方的眼角,低語。

  「悉聽尊便。」

 

  縱然於追尋夢想的道路上未必一路順暢而是充滿崎嶇不平,然只要於此道路上有同想法抑或是心意相通者並肩相伴,那麼一切的挑戰與挫折便能迎刃而解,並共同邁向所欲追求之物的巔峰。

  這,便是他們的生存之道。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