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悄悄

►管理人:藍瑟琪。
►雜食,CP雜。
►全職一直線......大概←

【雙周】夜空中最亮的星


※23歲周澤楷x10歲周澤楷。

※其實沒有西批。

※就是想寫個大小周澤楷在同一個空間的故事T.T請原諒腦粉T.T

※有一些私設。

※踩線!周男神生日快樂!

 

 

  01

  聽聞門鈴聲打開門看見那個身高僅到自己大腿的孩子正仰頭眼巴巴的凝望著自己的剎那,周澤楷想,他今天大概打開門的方式哪裡錯誤了。

 

  02

  餐桌上,一大一小相對而坐:年長的一方穿著返家後尚未來得及脫去的米白襯衫,視線毫無避諱地直盯著眼前穿著帽T正戰戰兢兢卻又於眼底稍帶著期待偷瞥著四周環境的年幼孩子;他們有著相同的黑亮髮絲,只是一方是規矩地削到耳朵一半的長度另一方則是略長到足以掩蓋住半個耳朵與後頸;相同的還有那張於同年齡人都稱得上俊俏的吸睛臉龐,僅是一張充滿著青澀稚嫩、一張在經歷過社會歷練後沉穩了許多。

  置於桌面上的兩個馬克杯還飄著熱氣,裡頭盛裝著相似的咖啡色液體,唯一的差別是一個是苦澀的咖啡、一個是甜膩的可可,標準的成人與孩童的差別。

  沉眼望著對面正悄然四望的孩子,周澤楷有種對方怎麼看怎麼眼熟的錯覺,但他卻說不上究竟是哪裡眼熟。

  「名字?」

  於是,隔了許久的沉默,由平時鮮少開話題的周澤楷率先打破寂靜。

  「……周澤楷。」

  略顯細小的聲音是在陌生環境下的些許緊繃,卻清晰的迴響於無他人共存的室內,更實在的解答了周澤楷方才一直藏於心中的疑問。

  難怪會覺得熟識了,畢竟──那是比現在的自己還要小上好幾年的十歲的自己。

  看著在巡視一圈後顯然沒有發現什麼新奇事物而端起馬克杯開始緩慢啜飲的自己那張在口腔觸及熱飲後微蹙起的眉頭以及那隨後又因為甜味而面露滿足的臉孔,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新鮮感。

  這樣仔細看著自己年幼的樣子,好像還是第一次。

  想著,周澤楷不禁遺忘了面前已煮好一陣子的咖啡,於嘴角扯起淺笑。

  「大哥哥?」

  興許是太過沉默的氣氛讓孩子不太適應,喝了幾口飲料後他抬起頭,張開仍沾染著些許可可的嘴唇,以相較於現在的低沉嗓音要高揚輕柔許多的嗓音輕喚周澤楷。

  「怎麼、在這?」

  若眼前這孩子真是十歲的自己,那麼理應來說自己應該也會保有曾經與長大後的自己會面的記憶才是,但──無論怎麼想,他卻絲毫沒有任何相關記憶。

  「不知道。」相較於現在的周澤楷話多上了那麼一些的孩子在又多啜了口熱飲後繼續開口,「幫媽媽買菜,半路就……」

  看著以前皺起臉思索的年幼自己,周澤楷想對方或許大概也產生了些許記憶斷層,就和自己一樣。

  「別想了。」不由自主的便伸出手舒緩孩子眉間的皺褶。

  「嗯。」

  隨著孩子的應答聲響起,兩人之間的氣氛又再一次的回歸寧靜。

  成年的一方的手握在馬克杯上摩娑著握把,思考要如何解決眼下問題。

  年幼的一方雙手捧著馬克杯邊啜飲著飲料,感受著充斥身周的放鬆感。

  垂首,望進孩子無邪的視線。

  抬頭,盯著男人半敞的薄唇。

  暫時待著?

  嗯、好。

  語末,孩子綻開了個極其燦爛的笑容,揚起的唇線以及半瞇起的眼搭著那張極其熟稔的稚嫩臉龐,讓周澤楷總覺自己的心臟猛然一震。

  暗忖著不能在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面前失態,周澤楷僅能爆下手速端起馬克杯,大口地飲下未加糖及奶精的純黑咖啡,藉此平緩內心的衝擊。

  

  在賽場上除了加血外無所不能的槍王,在踏入名為十歲自己的副本的那一刻,初次體驗到何謂一擊必殺還毫無反抗能力的狀況。

 

  03

  想著一直讓孩子待在餐廳也不是辦法,待對方緩慢地將可可喝完後周澤楷便領著十歲的自己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至少比起什麼都沒有的餐廳,有書籍有手提電腦的書房會是個較佳的選擇。

  

  踏入書房,看著孩子瞬間亮起的雙眸周澤楷便覺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畢竟最了解自己的還是自己。看見充滿於房間的各式角色手辦(大部分是一槍穿雲)及廠商所贈予的榮耀周邊產品,自幼即因身唯獨生子而多少有在接觸遊戲的自己是不可能不為所動的──儘管那興奮由年幼的自己表現出來並非像其他孩子般胡蹦亂跳而僅是以視線掃過房內視線所及的擺飾物而已。

  領著孩子入房後周澤楷未特定指定他該待的位置,僅是向他說道可以四處看看,隨後便步至書桌邊,重新開啟因為閒置太久而自動關閉的電腦屏幕,待屏幕亮起並顯現出在她離開前所維持的榮耀遊戲介面他便無任何遲疑地將手指放置於鍵盤與鼠標上,熟稔著操縱著角色於廣大的地圖上奔走。

 

  由於是私人空間而且也只是他打發時間的小消遣因此周澤楷並未刻意戴上耳機,因此在遊戲的輕快背景音的籠罩下他還可聽得見身後孩子在四處踱步又偶爾發出即其輕微的驚嘆的聲響。

  在野外殺殺小怪替未滿等的小號攥攥經驗值,小怪在血條歸零時的叫聲以及技能發動的音效在規律地響起下顯得有些單調,卻意外地帶來些逗趣感。

  機械式的動作持續了好一會,正當角色身週漾出道光芒象徵著等級提升的同時,他便見左下的對話框中冒出了輪迴公會正在徵集現在在線上的人前往圍剿BOSS的號召令。

  不帶一絲猶豫地,他在滅了角色身旁最後一隻小怪後便旋即起身前往座標所指的位置。

  周澤楷練等的地方距距離BOSS出現的地點並不太遠,他僅花了些許時間即見到了一群群因野圖BOSS而聚集起的各公會人馬,熟門熟路地穿過人群鑽入輪迴公會的陣營中,隨後便接到了來自會長三道六界的感謝詞句以及接下來的配置。

 

  在等眾公會開始動作前周澤楷抬手伸了個懶腰,與此同時,他也感受到腿上多了股重量,低頭,將孩子直挺挺望著遊戲屏幕的專注眼神收入眼底。

  「想玩?」

  「可以?」依舊是偏小的音量,但那附上了個眨眼的閃亮眼神卻沒有被他所無視。

  「嗯。」

  語尾方落,周澤楷便俯身將小了好幾號的自己攔腰抱起,替他稍微調整了下姿勢後讓他妥善地坐於腿上,是個恰巧可以搆到桌面上鍵盤與滑鼠的高度。

  見孩子仍有些拘束地不知道該做何動作,周澤楷於他看不到的位置微揚起唇線,拉起他相較於自己顯得迷你許多的手掌放置於鍵盤上,以無聲的動作鼓勵著懷中的孩子。

  手指平放於鍵盤上卻沒有任何動作,孩子先是回頭望了周澤楷一眼,在得到對方堅毅的一個點頭後便安心的轉回視線,開始嘗試性地跟著周澤楷的指令操縱著角色移動。

  看著孩子先是有些膽怯地嘗試按了幾個鍵,但不久便放開心的照著先前自己所說的指示操作起角色,雖然手法十分生疏卻能夠從他明亮的臉部神情看出他內心的雀躍。

  由年幼的自己所展現出對遊戲的純樸興奮之情讓周澤楷不禁回憶起在他最剛開始接觸到榮耀這款遊戲時的悸動──那是沒有任何比賽排名壓力、僅是在遊戲中與興趣相投之人一同在虛擬世界盡情遊玩,可以因打通一個副本、獲得一個隱藏道具而興奮上好幾個夜晚的最純真的悸動。

  並非厭倦起現在這段遠離了網遊而投身職業聯賽的生活,畢竟這讓他走出了自己的小框架,結識更多人也對榮耀有另一種層面的認知,僅是往往回想起以往的那段時光,總是會讓他備感懷念罷了。

  也或許正是如此,在閒暇時間他才會開著除了公會會長以外無人知道真身的小號,試圖找回一些最為純粹的熱情吧。

  周澤楷想,這點大概不只是他,大部分的職業選手或許都懷抱著差不多的心情吧。

  收攏些摟住孩子腰際的手臂,周澤楷將下顎稍微的頂在對方的頭頂,將對方專注於遊戲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並在他無所適從時給予提示,並以單手用著鼠標輔助。

  本應是獨身虛度的夜晚,多了個伴的感覺真不錯。周澤楷滿足的思忖,暫時的忽略掉房內的另一人其實是十幾年前的自己並且同樣不太多話的這個事實。

 

  至於之後要怎麼跟輪迴公會會長三道六界交代自己的角色究竟為何突然在原地胡亂扭動、跳躍且不小心會發動技能攻擊沒有同隊赦免的公會成員──這就等時候到再思索吧。

 

  04

  太過絢爛的燈光效果對於年幼的孩童來說總是對眼睛負荷較大的,不一會兒周澤楷即見懷中的孩子將右手移離鍵盤並搓揉著眼。

  「累了?」順手撫摸下孩子的髮梢。

  「一點點。」

  低聲說了聲休息會,周澤楷順手接過鍵盤的操縱權,在混亂的戰場上以無任何空隙的子彈補足了任何一絲的缺漏。

  於此同時,小周澤楷在稍作休憩後便再一次地將目光擺回屏幕上,緊盯著那僅是換了個人操作卻氣勢巨變的角色在玩家之間穿梭,微張嘴,不自禁地開口驚嘆道。

  「大哥哥,好厲害。」

  孩子軟綿的嗓音在雜亂的遊戲音效中雖不顯著卻清晰地傳入周澤楷耳中,這讓平常在賽場上總是毫無畏懼且冷靜地領著隊伍向前衝鋒的槍王也不住地稍頓了下,所幸這並非比賽場,一瞬間的延遲雖難免會削些血量卻不會對局勢造成太大影響。

  「未來,你也可以。」

  聽聞周澤楷的低喃,孩子回過頭以雖帶著些許疲態卻意外有神的目光望向臉上帶著他所未能解讀的情緒的男人。

  回應年幼周澤楷的是成年那方一個淺淺、卻足以打動人心的微笑。

  榮耀是個神奇的媒介,他能夠讓兩個從未見過面的人短時間建立起極佳的友誼,更能讓人體會到許多在日常生活中所未能經歷過的體驗。

  當他在孩子這年紀時,他也從未想過自己會因為一款遊戲而起了想成為職業選手並踏上賽場的打算,至於能夠成為一隊之長並被冠上槍王、榮耀第一人的稱呼這更是他始料未及的。

  不過這過程他很享受便是,而他也同樣的希望現仍年幼的自己於未來也能夠享受到這份暢快與喜悅。

  「能像哥哥一樣?」

  「嗯。」十分堅定地點頭。

  周澤楷的信誓旦旦讓孩子仍捎著睡意的臉蛋上綻出了個極其燦爛的笑容,轉過頭再一次地將目光放回螢幕上的視線多了幾分認真。

  談話暫告一段落,書房內又再一次地僅存遊戲本身的音效生以及孩子偶爾因周澤楷幾個驚險地閃躲而發出、卻又因為太過微弱幾乎要被遮掩住的驚呼聲。

  BOSS的血量隨著時間流逝逐漸地下滑,即將達到紅血之際就算是對遊戲懵懵懂懂的孩子也像是了解如此時刻是極其重要般地秉著呼吸,戰戰兢兢地坐在周澤楷懷中深怕自己的一個動作會打擾到對方。

  而如此靜謐緊繃的空氣旋即便被兀地響起的門鈴聲所打斷。

  停下手頭動作,雖然不捨得在最關鍵時刻離開遊戲,然來者是客,不能讓訪客在門外待太久的意念驅使周澤楷將角色迅速地移離公會之間的爭鬥場,與孩子相視一眼後便先將對方自腿上移下,撫弄下那柔順的黑髮說了句待會回來便轉身離開。

 

  有了數小時前的經驗借鑑,深怕這次打開門看見的會是國中時期的自己,周澤楷先是小心翼翼地自貓眼窺視外頭,確定視線內出現的是熟稔的面孔後才安心地輕紓口氣拉開家門。

  「嗨,小周,沒有打擾到吧?」

  門外是笑得溫和的江波濤以及有些不耐顯然是被身旁人強拉過來的孫翔。

  向兩名隊友擺首表示並無打擾,周澤楷困惑地望向江波濤,好奇著在假期間他們究竟是為何專程而來。

  「怎麼了?」

  「經理家中有人結婚,要我轉交這個給──」

  「我去,周澤楷你什麼時候有了私生子?長的根本同一個模子出來的!」

  正將手中提袋遞給周澤楷的江波濤話方說至一半便被身旁爆出驚呼的孫翔所打斷。

  「孫翔,音量小點。」

  輕拍孫翔的肩頭,江波濤順著孫翔的視線望過周澤楷的肩頭,接著於視線內收獲到一個自書房的門邊探出頭的小男孩──有著跟自家隊長相同臉蛋但年幼了許多的男孩。

  那瞬間就算是理智的江波濤也不禁對孫翔的話有了幾分贊同。

  「不是私生子,是……」

  周澤楷正嘗試著解釋的同時,三人的耳邊傳來拖鞋趴踏趴踏地踱步至身旁的聲響,隨後周澤楷便覺家居休閒服的衣角被突然地拉扯了下,垂首便見孩子正睜著斗大的眼筆直地瞧著自己。

  被那樣的視線盯著就算是原本組織好的言語也都實霎時間煙灰飛滅了。

  於是,江波濤與孫翔便見周澤楷什麼也不解釋的便蹲下身,摸著孩子的頭說著要他不要擔心,揚起的唇邊以及溢著欣愉的眼角對他們而言都是初次見到的。

  與孫翔交換了個視線,看著對方那明顯地告知著他「看吧,還不信我」的視線,江波濤不自禁地無奈地嘆息──不只是對孫翔,還有那個被周澤楷將頭髮揉得一投亂此刻正雙手摀著頭頂的小男孩以及周澤楷本人。

  不過,比起孫翔說的私生子、看久了他倒覺得更像縮小了好幾號的周澤楷本人……江波濤看著那實在太過熟稔的臉蛋,於心底漾出的荒唐想法讓他一思及便尷尬地笑著擺頭。

  怎麼可能呢。

  「副隊?」

  隊長完全沉溺於與孩子無聲的交流中,副隊長又自顧自地在思考著事情。完全被晾在一旁的孫翔在想著回去一定要把眼前一幕告訴吳啟等人的同時喚了聲江波濤。

  「抱歉有點走神。」

  覺得回去大概又要開始撫平因為孫翔帶回去的消息而雞飛狗跳的人們,江波濤想著不如乾脆早早打道回俱樂部──不然他怕周澤楷之後還會再做出連他都意想不到的舉動。

  不然到時候雞飛狗跳的就不只是隊員們,而是經理了。

  「小周、」

  在周澤楷終將注意力轉回自己身上的那一剎那,江波濤將手中仍未遞交的紙袋遞出,在周澤楷收下後簡單的交代下一些戰隊內的事情,隨後道了聲幾天後俱樂部見便不多作逗留地拉著孫翔離開。

 

  一切發生的太快周澤楷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盯著江波濤遠去的背影,他想幾天後回去俱樂部大概要迎來一陣不小的連環質問了。

  輪迴的正副隊長,一個在自家門口、一個在電梯內,同時深深嘆了口氣。

 

  05

  一同享用了方才江波濤送至的喜餅,一同進浴室洗完澡再帶著孩子回到電腦前時BOSS已經被拿下了,隨意地滾動了下左下的訊息欄,映入眼簾的是三道六界在察覺周澤楷的角色沒有任何一絲動靜後數度地詢問自己是否突然發生了什麼事的訊息,傳了私密訊息給對方說沒事後便索性登出了遊戲。

  哈啊。

  寂靜的空間中響起孩子的呵欠聲,關上顯示屏幕後回頭,周澤楷看見的便是對方半張著眼、以手掌捂著大張的嘴巴的模樣。

  「睡覺吧。」

  「好。」又是一個呵欠。

  離開書房前往寢室前周澤楷瞥了眼時鐘:十點十五分。年幼時儘管時常因為父母工作而自己一人待在家裡仍作息規律的自己在這時間早已是乖乖上床的狀態。

  也難怪會看起來那麼累了。

  而顯然因為難得有人可以一起入睡的小周澤楷也無視了牽著自己的大哥哥是今天才結識而且什麼底細都不知道的這個事實,開心地於惺忪的睡眼底增添了幾分喜悅。

  

  由於孩子的體型並不大,因此周澤楷便也未從衣櫃中拿出備用的棉被枕頭,而是選擇了與對方共享同一份枕被。

  與周澤楷先後進了被窩,拉上棉被僅露出上半張臉的孩子望向睡前習慣性地用手機刷下微博看下職業選手們動態的周澤楷,輕聲開口。

  「哥哥晚安。」

  「嗯。」

  將視線自手機上移開,周澤楷看著孩子在自己的注視線緩慢地闔上雙眼,不一會即進入了睡眠狀態。

  看對方睡得香甜的模樣,周澤楷也像是受到了渲染般地打了個呵欠,將手機放置床頭旁的矮櫃,將房間的盯調整為僅存床邊的小夜燈後便也跟著躺下,卻又因害怕壓到孩子而僅是側躺著。

  欲闔眼的前一刻,周澤楷感覺到身旁的嬌小身軀稍微地移動了下,不著痕跡地朝自己的方向挪近些。

  索性將孩子一把摟露懷中,幼童偏高的體溫在天冷的冬季著實是個天然的暖爐──想著,周澤楷不禁又更摟緊了些,像個貪得無厭的孩子般。

 

  現在懷中安穩地沉睡著的孩子距離接觸榮耀約略還有五年左右的時間;距離接受輪迴俱樂部的訓練營邀請還有七年;距離正式於比賽場上出道還有八年;距離拿到第一個冠軍還有十一年。

  一段在現今的他回頭看來並非條太長的道路,對於年幼的自己是個充滿未知數的未來:縱然途中會經歷各種阻礙困難,然自其中所得到的卻是至高無上的光榮與打自心底感受到的欣喜。

  當然,在這條路上他也會遇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一同為爭取榮耀而奮戰的隊友、儘管是對手卻仍惺惺相惜的友人、看不慣自己作風的批判者、於場邊尖叫歡呼以示支持的粉絲──各式各樣的人們將會替他的職業道路上增添諸多色彩,儘管喧鬧不已卻是種意外的享受。

  至少,就現在的他來說,他並不、也曾未後悔過踏上這條道路。

  

  所以,盡情享受榮耀吧。

  於孩子的髮旋處輕輕落下一吻,周澤楷盯著正露出滿足睡顏還不時會輕抿唇瓣、皺皺眉頭卻又在下一秒高揚唇角的相仿臉蛋,那太過純真的睡顏讓讓他不著痕跡地輕笑,將嬌小的身軀再往自己的懷裡摟緊了些,闔眼便欲進入夢鄉。

  無論是不是場夢、晚安。

 

  -END-

 

……覺得小周以後會是個超級寵小孩的父親呢~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靜悄悄 | Powered by LOFTER